主页 >> 笑话大全 >> | 前言 | 荒诞 | 世情 | 夸张 | 机敏 | 巧言 | 影射 | 滑稽 | 幽默 | 诙谐 | 更多笑话
夸张类
说明
夸张既是一种修辞手段,又是一种文艺创作手法,二者的特点都是夸大其词、铺张扬 厉。作为笑话体裁的一种较为常见的创作手法,夸张集中地体现在突出描写对象的某些细部 特征,从而引起听众或读者的注意,借以达到笑话本身“抑恶扬善”、怡乐性情的教育和审 美目的。 夸张类笑话不是凭空捏造,而是有其坚实的现实基础的。通过夸张,可以变平淡为奇 崛,化腐朽为神奇,使幽隐而昭然,用生动之形象揭示抽象之哲理。这类笑话,最具吸引力 和说服力,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经久而难忘。这里所选的三十几个故事,无一不具有这种 特点。如旧题隋代文人侯白的《启颜录》记载为“痴生卖羊”故事,说的是南朝梁代的一位 书呆子去集市卖羚羊,别人暗中用猕猴换走了他的羚羊,他竟然没有觉察到,还认为这猕猴 就是他的羚羊,只是纳闷它为何没有了双角。这样一来,书生的“痴”也就令人过目难忘 了。再如宋人邢居实《籍川笑林》记载的张丞相不识自家字,明人陆灼《艾子后语》记载为 古齐国健忘者不识自家门、不识妻子的故事,虽然夸大了主人公健忘的特点,但却使人感到 合情合理,而无荒诞之嫌。这些故事,形象鲜明,理趣横生,因而千百年来传诵不衰。 夸张类笑语总起来说,是为了引人发笑,但笑声的背后却蕴含着深刻的哲理和作者的良 苦用心。欣赏这类笑话,首先要了解作者谋篇施墨的点睛之笔——夸张了什么?为何夸张? 这个“点睛之笔”是故事的“笑”眼,通过这一“笑”眼,广大读者朋友尽可在捧腹之乐中 回味作者的深层理趣。
痴生卖羊
传说南朝梁代时有一位书生,为人呆痴但又有些口才。他从来没见过羊。有一次,别人 送给他一只漂亮的羚羊,他以为是一般的羊,便用绳子拴住羚羊的脖子,牵到集市上去卖。 他讨要的价钱并不多,但卖了好多次都没卖掉。后来集市上的人们知道了这卖羊的书生原来 很痴呆愚钝,众人便暗暗地牵来一只猕猴偷换了羚羊。这书生看到猕猴,还以为是他的羚羊 呢,只是奇怪它为何没了角,样子也变了;又看见猕猴乱蹦乱跳,心想可能是市场上的人们 把它的角锯掉了,但因为猕猴头上没有伤疤,不足为凭,于是只好忍气吞声不做声。 集市散了,书生牵着猕猴往家赶,一路上悠哉游哉,歌而咏之曰:“我有一奇兽,能肥 也能瘦。往日馨膻气,今天一身臭。数次牵入市,三天卖不售。头上失掉皂荚子,面孔变成 橘皮皱。”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同州憨夫
隋朝初年,有一个同州人背着麦饭到京城长安售卖。行至渭水上,河里已结满了冰。他 因赶了半夜的路顿觉饥肠辘辘,想吃点麦饭,但又没带水,便砸开冰取水。他看见和碗口一 样大的冰孔,心想,这下可好了,冰孔正好当碗,遂把麦饭倒在冰孔中,倒一点,散一点, 把一袋子麦饭倒光了,也没有和成麦饭。他只顾自个儿在冰上叹惜,竟不知所措起来。 过了好长时间,冰孔里的水渐渐清澈了,照见了自己的影子,同州人乃大声疾呼道: “原来偷我麦饭的正是这个家伙!这个鬼贼真不知足,还故意仰着脸看我呢。”于是便照冰 孔挥拳打去。水混浊了,人影也不见了,他方才愤愤不平地大骂而去,并惊诧地自语道: “这个贼人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转眼就走远了?”到了岸上,看见有许多细沙,便用布袋 装满沙子背回家去了。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卖黑豆者
隋代有一个呆痴之人,推了一小车黑豆到京城长安去售卖。走到灞桥翻了车,黑豆全掉 在水里。此人便火速回家,打算叫家人们来捞黑豆。 刚走后不久,灞桥边店铺里的人们便争着从水里捞走了黑豆,一点儿也没留下。等到那 人带家人来打捞时,河里只有一些蝌蚪,游戏往还。那人还以为蝌蚪是他的黑豆呢,便带着 人下水捞龋蝌蚪见了人,一时惊散。 此人怪叹良久,说: “黑豆啊,黑豆,你不认识我,反而背着我走去。可怕的是我不认识你了,你怎么突然 长出尾巴来啦?”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王德仁健忘
隋代有个名叫王德仁的尚书员外郎,为人最是健忘。 有一天,他退朝回尚书省,竟糊里糊涂地误入尚书令办公厅,并说这就是他的办公室, 大声传唤番官(侍从人员),他自己则端坐在尚书床上,令番官快取线鞋来给他脱靴换上。 有人来拜望尚书令,见王德仁正坐在尚书床上,便提醒他说:“这是在尚书省,尚书令在这 里。”王德仁吓得狼狈不堪,越阶而逃,跑到自己的办公室。还未来得及坐下,便急匆匆去 上厕所,把官笏交给身后的番官。番官双手拿着他的官笏站立于厕所门旁。 王德仁从厕所里出来,见番官抱笏立于厕所门旁,便惊问道:“您是哪位官人?”番官 回答道:“我是一向侍从您的人。”王德仁这才醒悟,便接过官笏到办公室坐下。忽然又看 见刚才那位番官站在身旁,于是又问道:“你是何人?”番官答曰:“是番官。”王德仁便 拿着官笏走近他身边,边挹边问:“您作官来有几番?”番官见他问得莫名其妙,啼笑皆 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遂掩口而退下。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不知妻子是何人
鄠县有一个好忘事的农夫。有一天他带着斧子到田里去砍柴,他的妻子也随他一块去 了。到了田里,农夫不觉便意频频,便急转身到旁边大便,于是把斧子放在地上。 大便毕,农夫返到田里,忽然看见地上的斧子,欣喜若狂地对妻子说:“我捡了一把斧 子。”边说边手舞足蹈起来,结果踏踩着他刚才的粪便,大喊道:“这把斧头原来是有人在 此大便才遗忘在这里的。” 他的妻子见他这样昏聩健忘,便郑重其事地提醒他:“刚才你带着斧子来砍柴,因为到 旁边去大便,才把它放在地上的,你怎么忘得这么快?” 农夫听了,愈加疑惑不解,便仔细地端详着妻子的面孔,惊问道:“这位娘子贵姓?我 过去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现在怎么想不起来了。”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湖涂洛阳令
隋氏人柳真,曾官至洛阳令,他为人恍惚多忘,糊里糊涂。他任洛阳令期间,有一个人 犯了合当杖打的罪。柳真看了这人的罪状,不觉大怒,便传令手下人拿棒杖来打,并脱光这 个犯人的衣服,令他坐在院子里。正要举杖打时,忽然来了一位客人。柳真遂放下棒杖,带 客人到房中说话。当时正值寒冬腊月,罪犯因耐不住寒冷,便暂时起身蹲在厅堂屋头晒太 阳,并把棉袄散披在身上。 不一会儿,柳真送客出厅门,回来时远远望见此罪犯,遂大声喝斥道:“你是什么东 西?竟敢在我厅堂边捉虱子?”这人见柳真竟忘了自己是罪犯,遂慌不择路地逃出衙门,柳 真也不再追问。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痴人村
鄠县董子尚村,一村人都是呆痴。有一家想买个奴仆,父亲让儿子带着很多钱去长安城 买奴仆,并交待其子说:“我听说长安城的人卖奴,大都不让奴知道,先把奴藏在别处,然 后与买主商定价钱。遇到这样的卖主,必能买到好的奴仆。” 其子到了长安城里,在卖镜子的市场中行走。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的身影,既年轻又健 壮,便以为卖主想卖高价,故意把奴藏在镜子里。于是指着镜子里的身影问卖镜人:“这个 奴卖多少钱?”卖镜人方知他是个呆痴,诳骗他道:“这个奴价值十千。”他便付给卖镜人 十千钱,把镜子买下,揣到怀里走了。 回到家门口,其父早在那里迎候,问道:“你买的奴在哪里?”他答曰:“在我怀 里。”其父说:“拿出来看看好不好?”其父便取了镜子来照览,但见镜中有一眉须皆白、 满脸黑皱纹的老头儿,直气得破口大骂,挥拳欲打其子:“哪有用十千钱的高价钱买这样一 个老朽之奴的,我非打死你不可。”说着抡起棍棒来就打。其子吓得慌忙跑到母亲身边求救。 母亲抱着一个小女孩走过来,对其夫说:“我来看看究竟买的什么样的奴儿。”夺过镜 子就看,正看到自己与小女孩的身影,便大骂其夫道:“你这个傻老头子,真是蛮不讲理! 我儿只用十千钱就买回来母女两个奴婢,你为啥还嫌贵?”老头儿这才转怒为喜。等到把镜 子收起来的时候,奴婢也就无影无踪了。一家人都说奴婢一定是胆小怕羞,藏起来了不肯露 面。 这家的东邻有一个巫婆,村中人都认为她占卜得很准。老父便到她那儿问卜,看她能否 知道奴儿藏在何处。巫婆说:“实话告诉您吧,这是因为鬼神没饭吃,钱财没聚集,所以把 您家买的奴儿给藏起来了。您可以择一个黄道吉日多多地置办酒席来求请一下。”于是老父 便选定了一个黄道吉日,大设酒筵宴请巫婆。 巫婆到了他家,将镜子悬挂于门楣上,嘴里振振有词,既歌且舞起来。全村人都来观 看,看到镜子,都惊羡道:“这家真有王侯之相,买了这么好的奴儿。”然而镜子系得不 牢,竟掉在地上摔成两片。巫婆忙取起两片镜子相照,看到各有一个身影,大为欣喜,对主 人说:“真是上天神明赐给您家的洪福,令一奴变成两婢啊!”因而歌咏道: “合家齐拍掌,神明大歆飨。买奴合婢来,一个分成两。”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不识自家字
张丞相酷好草圣张旭之狂草,但他的字却写不好,为同僚们所讥笑。他本人却泰然自 若,不存介蒂。 一天,张丞相偶然吟得一诗句,便索笔疾书,满纸龙飞凤舞,人莫能识。丞相让他的侄 子誊抄。侄子每遇波折奇险之字,便惘然搁笔,拿着字问丞相:“这是个什么字?”张丞相 熟视良久,终不能识之,遂训其侄:“你为何不早问,致使我忘记了是何字。” ——宋·邢居实《拊掌录》
吝啬鬼
有一个人家境富有,而生性却极吝啬。他的一位堂弟到京城去谋职,临行前来与他告 别,他迫于兄弟之情不得已送给堂弟一千钱和一壶酒,并修书一封: “贤弟:值你赴京高升之际,为兄我特地送给你筋一条,血一壶,这两个物件为兄我忍 痛割爱,捶胸顿足呈上,还请你这个铁心肝人笑纳。” ——宋·无名氏《籍川笑林》
火烧衣裳
有个斯文先生,性格非常宽缓,言行从不急躁。 有一年严冬季节,他和一位友人围着炉子烤火,忽然看见友人的衣角正被火燃着,便慢 条斯理地对友人说:“有一件事,我看到好长时间了,本想告诉您,但又怕您性子太急;如 果不告诉您呢,又恐您受伤太重。既然如此,那么究竟告诉您对呢?还是不告诉您对呢?” 友人忙问是什么事情,他不急不躁地答道:“炉火燃烧了您的衣角。” 友人慌忙脱衣灭火,怒斥他道:“你既然发现这么长时间了,为何不及早告诉我?”他 笑了笑,摇头晃脑地反驳道: “我说您性子太急躁吧,怎么样?果如我言。” ——宋·无名氏《籍川笑林》
健忘
齐国有一个健忘的人,走起路来忘了停脚,卧倒在床上就忘了起床。他的妻子对此深以 为患,对他说:“听人家说百里外有位艾子先生滑稽幽默,多知多识,听他讲话,能够医治 百病,你何不去他那儿学习学习呢?”这人连声点头说: “好吧!”于是骑着骏马挟着良弓矢去师事艾子先生。 还没走出三十里路,就有便意,于是下马大便,把矢插在地上,把马拴在树上。大便 毕,往左一看,望见了矢,惊呼道:“太危险啦,这个矢是从何处飞来的,险些射中了 我!”往右一看,发现了马,不觉欣喜若狂:“虽虚惊一场,但却得到了一匹良马。”遂牵 马欲走,忽然双脚踩着了自己的粪便,气得他顿足捶胸破口大骂:“真晦气,踩了两脚狗 屎,把我的鞋给弄脏了,太可惜啦!”于是,跃马加鞭,掉转马头回府。 不一会儿就到自家门口,在门外久久徘徊,问道:“谁在这里居住,莫不是艾老夫子的 寓所吧?”其妻出来开门,知道他又忘事了,连连责骂不断。他熟视妻子良久,怅然而问道: “娘子与我素不相似,何故出语伤人?” ——明·陆灼《艾子后语》
悔棋
有两个人在屋里下象棋,双方棋艺都不甚高明,而两人又偏好悔棋,往往争得面红耳 赤,连周围的旁观者也禁不住替他们害臊。旁观者出去小便,回来后再也不见了这两个下棋 者,遍寻各处,才在厨房门角落里找到他俩,原来他二人正为争夺一车而在那儿厮打呢。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借茶叶
有个人留客人在家品茗,但家里没有茶叶,就让仆人到邻居家借茶叶。仆人去了半天也 没回来,而锅里的水却烧沸了多次,每沸一次,就往锅里加一些凉水,以致锅满水溢,而茶 叶始终未借来。其妻就对他说:“反正我们这个客人是你的知友,不会笑话咱的,咱索性请 他到锅里洗个澡吧!”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快脚周仓
三国时蜀汉大将关羽乘着曹操赠送他的赤兔马,日行千里。其副将周仓英武骁勇,膂力 过人,握刀步行从之,日行亦千里。关公非常怜悯周仓,欲觅一良马赐给他,然而遍索四 方,却仍然没寻到千里良马,只见到有匹日行九百里的骏马,关公便用高价钱买了来送给了 周仓。 周仓骑着这匹九百里马随从关公作战,一天被落下一百里,两天相差二百里。他唯恐跟 不上关公,便下马步行,但又不忍将马丢弃,无奈何,只好用绳索拴住马蹄,挑在刀尖上, 扛在肩上飞走,才追才了关公。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破网巾
有个人的网巾(古人留有长发,而以网巾束之,以免披散)破烂不堪,朋友劝他补一 补。他便请来补网巾的匠人,自己坐在椅子上,伸头让匠人修补。匠人告诉他这样没法补, 让他拿下网巾来。他笑着说:“如果我拿下来,网巾早已散了。”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快揖
一个人因为作揖太快,屡屡得罪他人。有人教给他一个方法:“你作揖的时候,口里念 着正月、二月、三月……一直到十二月,每念完一遍才作完一个揖,这样自然就不至于太快 了。” 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位朋友,按上述方法对友人作揖,念“正月、二月、三月……十 二月”时,又故意念得特别慢。等到他作完一个揖,朋友早已气走了。他便问路旁的人: “我这位朋友是哪一月走的?”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近视眼
有一家设宴请客。有一酒桌上并排坐着两个各瞎一眼的客人,其中一人瞎左眼,一人瞎 右眼。 不一会儿另有一位高度近视的客人也来前面的酒桌上落座。他审视了上首酒桌上的二位 各瞎一目的客人良久,竟把他俩生成了一个人,暗暗地问同桌上的人:“上首酒桌上的那位 宽脸膛的朋友是谁?”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臭脚娘子
有一家宴请宾客,主人忽然闻到一股奇臭味,忙呼家童询问。家童附在主人耳边小声 说:“是我家娘子在那边脱鞋了。”主人低声沉吟道:“即使是脱掉了鞋,也未必这么臭埃” 家童便又附在他耳边说:“娘子两只脚全脱了。” ——明·浮白斋主人《笑林》
郑沅石善谑
武陵人郑沅石善为夸张之词,远近闻名。 有一次,他旅居余邑,旅馆前面有口土井,其水混浊不堪。但此地之人烹茶做饭,却都 用这口井里的水。郑沅石笑着对人说:“我如果在这里住上一年,腹中的泥土,大概可以做 成半堵墙了。” 还有一事:桃源县一带的人习惯用一种带齿的磁盒盛满茶米,而用木棒杵捣之,称为擂 茶。这种木杵大约有五尺长,捣上半年也就捣尽了。郑沅石又开玩笑说:“桃源人如果活到 六十岁,那胸中的擂茶杵,足以建成三间小房子了。” ——明·江盈科《雪涛谐史》
三兄弟解嘲
兄弟三人,都是近视眼。有一天,三兄弟一块儿去拜望一位客人。至其厅堂,上面悬挂 着一个写着“遗清堂”三个金光大字的匾额。 老大说:“恐怕这家的主人正生病,不然的话,为何写‘遗精室’呢?” 老二摇摇头说:“你说的不对。这家的主人好道,所以题了‘道情堂’匾额。”老大老 二互不服输,二人争得面红耳赤。 没办法,只好让年少目明的老三来辨认。 老三举目一看,得意洋洋地对两位兄长说:“你们两个都是瞎说,这厅堂上哪里有什么 匾额?” ——明·冯梦龙《笑府》
因小失大
从前,有一个人做梦也想发财,苦于没有门路,便想出了一个绝招:何不建一个厕所, 让行人到此解手,不也可以得一些粪便肥田吗?于是他便在自家门旁建了个厕所。 这一天,他远远看见一个人走来,边走路边掀动衣襟,便知此人一定是想小便。他恐怕 此人去对面那个厕所解手,便假装大便先跑到对面厕所,占据位置。那个想小便的人见他占 了对面的厕所,果然到他的厕所去小便。而他本人却因在对面厕所里蹲的时间太长,不觉放 了一个屁,并带下来一点大便。这人后悔不迭,大声叹息道:“我不该因小失大。” ——明·冯梦龙《笑府》
躲债有术
有个人欠了人家一笔债,久素不给,反而诳骗人家说:“我不是不愿还你债,只因我为 讨老婆,花费太多,暂不能还。眼下我有门亲事,女方是个寡妇,她有很多积蓄,可惜我连 下聘礼的本钱都没有,不能成此美事。你如果能资助我若干聘礼钱,把她娶来,我不但旧帐 新帐一齐还你,而且还能借给你一些钱财呢。”债主信以为真,便又借给了他一笔钱。 这人得了钱,先把房屋装修得整整齐齐,又置办了许多时髦家具,犹如新房一般。债主 愈加相信他了。 过了些时日,债主来到这人门前叩门,只听到屋内有一妇人应声曰:“拙夫有事外出 了,先生您下次再来吧。”如此者数次,债主顿起疑心。 一次,债主来他家叩门时,屋里照样传出女人声,债主便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从窗棂 里往里窥视,哪里有什么妇人,原来是此人捏着鼻孔作女人腔。直气得他勃然大怒,破窗而 入,挥起铁拳便打。那人不仅不觉悟,反而捏着鼻子作女子腔呼喊:“拙夫欠下你的钱,干 俺什么事!” ——明·醉月子《精选雅笑》
急性子
从前有一个性格异常急躁的人,他路过面条店时,没进门就吵嚷道:“为什么不快快给 我端上面?”店主应声端来热面条,往这人身边的桌子上一倒,没好气地说:“你快点吃 吧!我要刷碗啦。”这人气得七窍生烦,无奈,只好把怒火往肚子里咽。 这人回到家里,对着妻子劈头一句:“我快气死了。”妻子二话没说,连忙打点行装, 吼道:“你死在这里吧,我去嫁人了。”说罢,夺门而去。 这女人嫁给别人只过了一夜,后夫就要休掉她。她惊问其故,后夫说:“你为何还没给 我生个胖儿子?” ——明·醉月子《精选雅笑》
急缓两亲家
有一对儿女亲家,一个性急,一个性缓。一天,两位亲家在途中相遇,互相作揖施礼。 性急者一揖即罢;性缓者施揖礼,有板有眼,边揖边寒暄,情意甚厚:正月份亲家公可好? 二月份亲家公可好?一直数至十二月份方止。揖毕,直起身子,不见了亲家公的影子,惊问 路旁之人:“我亲家何时离开的?”答曰:“你施礼至正、二月间就走了。” ——明·无名氏《时尚笑谈》
金漆果盒
从前,有一个人两眼高度近视。一天早晨,他打开大门,门前恰有一堆牛粪,他以为是 什么好东西,忙用手去摸,惊喜万分:“真是一个上好的金漆果盒啊,只是漆还没干。” ——明·无名氏《时尚笑谈》
“糊得不好也是你爹”
有个人不识字,他的儿子递给他一本书纸让他糊窗户。这人将书本纸全给糊倒了。儿子 回家后见之,非常恼怒。其母忙过来安慰道:“我的儿你不要烦恼,不要烦恼!他糊得好是 你的爹,糊得不好也是你的爹。” ——明·无名氏《时尚笑谈》
穿树叶欱风
一富人家,有个十几岁的婢女,为人最是勤快机敏。因女主人生性严酷吝啬,一日三餐 都不让吃饱,所以,她经常饿着肚子,忍饥吞声。 一天,婢女在无人处面对西风张着口边吸气边往肚里咽,不想被女主人发现了,觉得婢 女的这个动作实在太怪异了,便欲问个究竟。 婢女愁眉苦脸地说:“小人我肚里常常饥饿,便在这里学习一种欱(hē)西风的方法, 如果能学会,就不用吃饭了,从而一门心思勤劳服侍您老人家了。” 女主人闻之大喜,轻轻地拍着婢女瘦骨嶙峋的肩膀,鼓励她说:“你必须认真细心地学 习此法,好为咱家节约粮食。此外,我后院里还存放着许多干树叶子,我今天就去用针线把 这些树叶穿联成衣服,送给你穿。因为你饮啜西风,不吃我的饭,我如果再不给你置办件衣 服,左邻右舍就会说老娘我没良心了。” ——清·石成金《笑得好》
主母之手轻且松
有一个富贵人家,好不容易才为儿子请了一个教书先生。教书先生学识广博,对其子悉 心教诲,其子学业日进。然而这夫妻二人为人甚是刻薄吝啬,送给先生的膳食,一日三餐都 是一个样:肉片一盘,而且既薄且少。先生碍于面子,不便直说,乃作讽刺诗一首以诮之: 主人之刀利且锋,主母之手轻且松; 一片切来如纸同,轻轻装来无二重。 忽然窗下起微风,飘飘吹入九霄中。 急忙使人觅其踪,已过巫山十二峰。 哪知东家夫妻虽知其意,但又不愿增加伙食费,也就不把先生的讥诮放在心上。每日馆 膳依旧是薄肉片一盘,略无改善。先生无奈,就又作诗一首以解嘲: 薄薄批来浅浅铺,厨头娘子费工夫。 等闲不敢开窗看,恐被风吹过太湖。 ——清·小石道人《嘻谈录》
烧不起开水
传说有一贫穷人家,一日忽然来了客人。丈夫连连唤妻子泡茶,妻子在一旁没有好气地 反问道:“你一年到头从不买茶叶,拿什么泡茶?”丈夫不耐烦地说:“没茶叶,喝点白开 水也行呀。”没料到妻子的嗓门反而更大了:“家里柴禾没一根,冷水用什么来烧开?”丈 夫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个狗日的浪婆娘,怎么心眼儿这么死,难道咱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 草吗?” 妻子不听则已,听了火冒三丈,指着丈夫的鼻子臭骂道:“你这个臭王八,真他妈的站 着说话不腰痛,枕头里那些砖头石块,难道是烧得着的?”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漫天撒谎
有一个富人惯于说谎,他的仆人每次都给他圆谎,而且圆得滴水不漏。 一天,他与众人闲聊,又说起谎话:“我家里有一口井,昨晚一场大风给吹到邻居家去 了。”众人都认为自古至今从无这种事,共笑而嗤之。仆人在一边为他遮掩开了:“诸位且 慢,刚才我家老爷讲的确有此事。我家的井,紧贴着邻居家的篱笆,昨天晚上的风特别大, 把篱笆吹到井这边来了。因此,看上去就像是我家的井被吹到邻居家去了。”众人听了这才 不再多奴。 还有一次,这个富人又在人前胡编瞎诌:“前几天我看到别人射下来一只大雁,大雁头 上还顶着一碗粉汤呢。”众人又都惊诧不已,正欲盘问,仆人便又言之凿凿地发话了:“这 件事也是真的。那天我家主人正在院子里吃粉汤,冷不防从天上落下来一只大雁,它的头正 巧栽到粉汤碗里,这不就是俺家主人所说的大雁头上顶着碗粉汤吗?” 又有一天,这个富人又在人前撒了个大谎:“我家有一顶温天帷帐,把整个天地逮盖得 严严实实的,一点缝隙也没有。”还没等众人嘲笑,仆人就皱着眉头责怪道:“我的主人 哟,您说话也太离谱啦!您扯下这样的弥天大谎,叫我怎么遮掩得了呢?”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懒妇
有一位农家妇女,为人极懒无比,家中大小事务,全靠丈夫操持,她只知衣来伸手,饭 来张口。 一天,丈夫要去很远的地方办事,大约五天以后才能回来。他见妻子懒惰惯了,不能做 饭,唯恐她挨饿,于是便特地烙制了一个中间带孔的大饼子,这大饼大约有七八斤重,足足 够她吃上五天!临行前,又生怕妻子忘记了吃饭,便把大饼套在妻子的脖子上,便放心地出 发了。 五天后,丈夫返回家园,邻居告诉他,妻子已经饿死三天了。他吓得六神无主,推门一 看,妻子直挺挺地躺在地上,那张大饼还套在她的脖子上,只是靠近嘴的地方吃了一小块。 ——清·程世爵《笑林广记》
甲乙二人
有甲、乙两个人,甲性情迟缓,乙性情躁急。一日,二人在中途相遇,相互低头揖礼。 甲作毕揖直起身子,却不见了乙的身影,心里甚是纳闷。回头一看,远远地望见乙在其身后 走来,并大声招呼自己:“你老兄还在这里磨蹭呢?我刚才去十里亭送客去了。这不,已经 回来了。” ——清·俞樾《一笑》
© 简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