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笑话大全 >> | 前言 | 荒诞 | 世情 | 夸张 | 机敏 | 巧言 | 影射 | 滑稽 | 幽默 | 诙谐 | 更多笑话
影射类
说明
影射是一种借此说彼、暗示谋人谋事的表达方式。影射得如果机智巧妙,就会造成引人 发笑的效果。 影射手法有时要利用语言中一词多义的现象。例如: 明皇封禅泰山,张说为封禅使。说女婿郑镒本九品官。旧例:封禅后,自三公以下,皆 迁转一级。惟郑镒因说,骤迁五品,兼赐绯服。因大酺次,玄宗见镒官位腾跃,怪而问之, 镒无词以对。黄幡绰曰:“此乃泰山之力也。”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 这则笑话中优人黄幡绰说的“泰山”之所以起到了影射作用而引人发笑,是因为这个词 有两方面的意思。 一是东岳泰山,是唐玄宗举行祭天大典的地方,黄幡绰的话可以理解为郑镒是因为赶上 了泰山封禅大典才得到了升迁。这是表面的意思。“泰山”的另一个意思是岳父。为什么把 岳父叫“泰山”,说法不一。有人说因为泰山有“丈人峰”。还有人干脆把黄幡绰这段话作 为称岳父为“泰山”的典源。这后一种说法恐怕是不对的。因为如果那样,黄幡绰的话就完 全失去了讽谏意义。正因为在玄宗时,“泰山”就已经是 “岳父”的代称了,所以黄幡绰的这句话才暗含了郑镒靠了岳父张说的力量升官的意思。 在语义上,影射有时用的是断章取义的手法。例如: 一人远出回家对妻云:“我到燕子矶,蚊虫 大如鸡。后过三山硖,蚊虫大如鸭。昨在上 新河,蚊虫大如鹅。”妻云:“呆子,为甚不 带几只回来吃?”夫笑曰:“他不吃我就够 了,你还敢想去吃他?”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这个故事前面的部分全是铺垫,并不取其语意,其作用只在于引出最后那句话。而此笑 话的实现意义只 在这句话上,断章取义地理解即可,与前面部分的意思并不相联系。由此可知,这个笑 话讥刺的是那些惯会在酒饭上占便宜吃白食,却从不请别人吃饭的人。 影射还有个常见的手法是利用同音字造成双关意。例如: 昔有一官,须发俱白。有一吏,须发亦白。史唤漆匠,都将油黑。官问曰:“你的须, 如何黑了?”吏曰:“前日唤漆匠油黑。”官云:“我的也把油一油。”吏曰:“只油得 吏,怎油得官。” 〔明〕无名氏《笑海千金》 这个故事讥笑的是自己专权而架空了官的吏,其手法与前一个例子相似,但最后一句的 “油”字暗含的意思应用“由”表示,表面意思是官的须发不能油黑,而实际意思是说官署 中诸事只能由吏做主,而由不得官。 以上这些手法是影射方式的笑话所常用的。另外还应说明的是别类笑话有时也用这些手 法,而影射有时也采用别的手法。
巧对陈使
隋初,南朝陈派人到隋出使。隋人不知来使的机辩能力,担心在会见使者时吃亏,便密 令大臣侯白化了妆,身穿破衣服,伪装成杂佣到陈使的住处伺奉,以探其深浅。 陈使见了侯白,以为是贫贱的人,对他很轻视,与他说话时竟旁卧放屁,十分无礼。侯 白很是不满,但又找不到机会报复。正在这时,陈使卧在那里问侯白:“你们国家的马卖什 么价钱?” 侯白立即答道:“马有几个等级,贵贱各不相同:若是技能好、脚力强,外形又好的, 值三十贯以上;如果外形不难看,尚可乘骑的,值二十贯以上;倘若外形粗壮,虽无技能, 但尚能驮物的,值四五贯以上;若是尾毛杂乱,蹄子干裂,绝无技能,旁卧放屁的,就一钱 不值了!” ——旧题隋·侯白《启颜录》
“泰山”之力
古代皇帝常在泰山祭天,民间又称岳父为“泰山”。唐明皇曾在泰山举行祭天大典,大 臣张说主持这次仪式。张说的女婿郑镒在朝为九品官。按旧例,泰山祭天大典结束后,朝中 自三公以下的官员普遍提升一级。唯独郑镒因为张说的原因,一下升了五级,并赐穿四品官 的红色官服。祭天升官结束后,大宴群臣,在宴会上,明皇见郑镒的官位一下子升了这么 多,很奇怪,向他询问原因,郑镒则无话可对。明皇身边的优人黄幡绰便说道: “这都是靠泰山的力量啊!” ——唐·段成式《酉阳杂俎》
远水不解近渴
有一天,齐王上朝时对侍臣说:“我们齐国介于几个强国之间,每年为边防所苦。现 在,我想征调民工,筑一道大城墙,从东海起,经过太行,连接轘辕,直下武关,曲折延绵 四千里,把我们与各邻国隔开,使秦国不能在西方窥测我们,楚国不能在南方袭击我们, 韩、魏各国也不能在左右挟持我们,岂不是对国家很有利吗?现在百姓筑城墙,虽然有些小 劳苦,但以后就不再有守边征战之患,可以一劳永逸了。所以,我现在一下筑城命令,谁能 不欢喜雀跃而来呢?” 艾子答道: “今天我来上朝时,正赶上天下大雪,我看到路边有个饥民,裸露的肢体已冻僵了,还 在那里仰天唱歌。我很奇怪,问他原因,他说:‘这是一场应时瑞雪,我高兴明年的人能吃 到低价的麦子。而我现在就要冻死了。’大王现在筑城,而百姓还不知什么人能受益呢!”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龙王选婿
一天夜里,艾子梦见一位男子,穿戴华丽威严,对艾子说: “我是东海龙王,凡是龙生的儿女,都与各江海的龙结婚。但龙的脾性暴烈,若再与别 的龙结婚,则很难和睦。我有个小女儿,我很疼爱她,她的性情又特别暴戾,若把她许配给 龙,肯定不会和谐。我想找一个有耐性又容易控制的女婿,却找不到。您有智慧,所以我要 请教,求您为我谋划此事。” 艾子答道: “您虽说是龙,但也是水族,求婿,也应从水族中找。”龙王说:“是这样。”艾子又 说:“若找鱼,可他们多贪饵,容易被人钓去,而且还没有手足;若找龟类,则状貌太丑 陋;我看只有虾可以。” 龙王说:“虾的身份太卑贱了吧?” 艾子说: “虾有三德:一是无肚肠,没心没肺;二是割它也不流血;三是头上能容得肮脏的东 西。有了这三德,正好做大王的女婿。” 龙王说:“很好!” ——旧题宋·苏轼《艾子杂说》
在钱眼儿里坐
南宋时,朝廷举行宴会,有优人扮成一个善观天文者表演节目。他说:“世间的达官贵 人,都与天上的星象相应,我全能看出来。按正规方法,应当用浑仪,对着观察,则只见 星,不见人。浑仪准备起来不太方便,用一文铜钱即可。” 众人让他透过铜钱孔看高宗,问他看见了什么,他说:“帝星。”又让他看秦桧,他 说:“我看见一颗相星。”再让他看韩世忠,他说:“将星。” 最后轮到看善于聚敛财物的张循。优人看过之后,说:“看不见星。”众人都很紧张, 让他再好好看看,他看了半天,说: “就是看不见星,只看见张郡王在钱眼里儿坐着。” ——宋·罗点《武陵闻见录》
大韩小韩
南宋庆元初年,韩侂(tuō)胄、韩仰胄兄弟专权,当时人称“大小韩”。想争得一官 半职的人都争着去巴结他们。 一天,朝中举行宴会,有一个优人扮成一个入京候选官员的人,自述资历才能,应得好 职位,却被滞留在选任官署,从春天一直耽搁到冬天,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徘徊长叹。 另一个优人则扮成一个占卜者,戴破帽,手持扇子,路过这里。那候选者便请他给自己 占卜一番,看何时能得官职。 占卜者厉声说道: “你的命甚高,但在五星局中,财帛宫稍有所碍,怕要破点财。眼下你若想官路通达, 要先到小寒(韩),若指望事成,还得见大寒(韩)!” ——宋·岳珂《桯史》
劝三秦”
秦亡后,项羽将关中之地一分为三:封秦降将章邯为雍王,司马欣为塞王,董翳为翟 王,合称三秦。楚汉战争中,刘邦用韩信为大将,攻取了三秦。韩信后来被刘邦封为楚王。 到宋代,举行举人考试,奸相秦桧的儿子秦熺、侄子秦昌时、秦昌龄全被主试官录龋这 三人学问不佳,众人纷纷议论,但都不敢怎么样。到进士考试前夕,优人演戏,扮演成应考 书生到京城,互相议论猜测今年谁做主考官。有人说是某尚书,也有人说是某侍郎。其中一 个年长的优人不同意这些估计,说:“今年的主考官必定让彭越担任。” 众人便道:“现今朝廷中,没听说有叫彭越的官员。” 年长者说:“我说的彭越,就是被汉高祖刘邦封为梁王的那位。”众人都说:“那是古 人,死了已经一千年了,怎能来主考?” 年长者答道:“上次主考的是楚王韩信,韩信和彭越是同时代的人,所以我知道这次主 考的定是彭越。” 众人都笑年长者胡说。年长者笑道: “上次若不是韩信,怎么会取了三秦?” ——宋·洪迈《夷坚志》
三十六计
宋徽宗宣和年间,大臣童贯在燕蓟一带领兵打仗,大败而逃。后来,朝廷中举行宴会, 教坊派优人表演节目。优人们扮成三个婢女,梳的发型各不相同。其中的一个在前额上梳一 个发暂(jī),自我介绍道:“我是太师蔡京的家人。”另一个的发髻偏向一边,自称: “太宰郑侠家人。”还有一个满头布满小发髻,如同小儿状,自我介绍说:“我是大王童贯 的家人。” 有人问这些发型有何讲究,扮蔡京家人的说:“蔡太师进见天子,这叫朝天髻。”扮郑 侠家人的说:“郑太宰最近归故乡家居,我这叫懒梳髻。” 轮到扮童贯家人的回答了,他慢慢说道: “我们童大王最近用兵,我这叫三十六髻(计)!” ——宋·周密《齐东野语》
借驴骂僧
东汉末年,南陵有位王次公,有一天,他家的驴误入贵安寺和尚的麦地,糟蹋了一些麦 子。寺里僧人便大骂不已。王家仆人听到了,便回家报告主人。 第二天,王次公便骑着驴,带了仆人,到寺中见僧人,说: “昨天这秃驴吃了你们多少麦子,此驴在家时原本无事,才出了家就放肆。”说着便招 呼仆人来,吩咐道: “把鞍子笼头卸了,牵那秃驴进来打,且看我打它下唇上唇也动!” ——宋·罗烨《醉翁谈录》
忠臣为何下拜
元世祖至元年间,元人进入南宋都城杭州,南宋朝廷宗庙被洗劫一空。当时有个姓金 的,世代为伶官,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一天,金某在路上遇见左丞范文虎。范文虎在宋朝 为殿帅时,就与金某熟识。他见了金某说:“过几天朝廷举行宴会,你来献技,不愁没有吃 穿。” 后来金某如期前往,在宴会上表演优戏,插科打诨说: “某寺里有座大钟,但一连几天,寺奴都不敢敲这口钟。主僧询问原因,寺奴说:‘近 来钟楼上有位巨神,样子很怪,我不敢上楼。’主僧连忙去看。那巨神见了主僧,立刻倒身 下拜。主僧问:‘你是何神?’巨神答道:‘钟神。’主僧反问道: ‘你既是钟神(忠臣),为何还下拜?’” ——元·仇元《稗史》
少了两千兵
明宪宗成化年间,保国公朱永掌管十二营兵士,私自调士兵给自己家盖房子。朝中的优 人阿丑在演杂戏时,扮作儒生,大声念诗说:“六千兵散楚歌声。”旁边一人说:“不对, 应该是八千兵,怎么少了两千?”于是两人争论不已。争了一阵,阿丑说道: “你不知道?还有两千兵在保国公家盖私房!” ——明·文林《琅玡漫钞》
熟题
明孝宗时,有一次举行科举考试,学士程敏政主考,府中下人便假通关节向应试者索取 贿赂,举人唐寅等人也趁机攀附,想谋取功名。此事后来被谏官华昶等人揭发出来,交有关 部门调查。 在此案未发前,孝宗在宫中饮宴,一个优人扮成个卖猪蹄的,用盘子端了熟猪蹄,边走 边叫:“卖蹄啊!”另一个上前去买,先问价钱。卖蹄的答道:“一千两一个!” 买的人惊道:“怎么这么贵?” 卖的答道: “我这是‘熟蹄(题)’,并非‘生蹄(题)’。” 孝宗听了,有所醒悟。 ——明·徐咸《西园杂记》
骂宦官
艾子养了两只羊,那只公的好斗,每当见到生人,便冲过去用角乱撞。弟子们常来的, 都怕见到这只羊。于是他们向艾子请求说:“先生那只公羊太凶猛,不如把它阉了,屈屈它 的性子,它就会驯服些了。” 艾子笑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如今的世道,阉过的更狠呢!” ——明·陆灼《艾子后语》
一伙强盗
宋仁宗康定年间,西部异族进犯边疆,宋朝的军队屡屡失利。当时的一个宰相,因年老 致仕,同僚们都到他家祝贺。 酒席宴中,这位宰相自夸道: “我本是一个山民,有幸赶上政治清平,君主英明,能平安致仕,告老还乡。能遇上这 样四海升平的年代,可算是太平盛世的幸民了。” 当时朝官石中立在座,他插话说: “只是陕西有一伙强盗还没抓获。” 众人听了此言都大笑起来。 ——明·谢肇淛《五杂俎》
刮地皮
王知训作宣州刺史,有一次,他入皇宫朝见皇帝,皇帝赐宴招待他。有优人扮成一个 神,别人问他是谁,神答道: “我是宜州土地。”又问他为何来到京城,他说: “王刺史进京朝见皇上,连地皮都刮净卷来,我只好来了。” ——明·赵南星《笑赞》
饼子生
有个贵官设宴请客,厨子煎饼子煎得不熟,贵官命令将他打了一顿,关在狱中。第二 天,又安排酒席,请优人助兴。优人想解救那个厨子,便由一人扮成一个算命先生,另一个 扮成一个老人,来算八字。算命先生说:“请问生辰八字?”老人说:“甲子生。”算命先 生说:“不好,不好。”老人问道:“刚说了个年头,还没说时日,怎么就说不好?”算命 先生说道:“昨天一个丙(饼)子生的尚在狱中未放,更何况你是甲子生的?” 在座客人听了都大笑,贵官便放了那个厨子。 ——明·冯梦龙《广笑府》
防人闲话
何仙姑独自住在洞中,曹国舅来拜访她。坐了一会儿,吕洞宾又来了。何仙姑怕吕洞宾 猜疑,便用幻术把曹国舅变成丹药,吞进了肚子里。 又过了一会儿,群仙都来了,何仙姑为避嫌疑,就请吕洞宾把自己变成丹药,吞进肚 里。群仙来后,便问:“洞宾为何独自在这里?”吕洞宾吱唔半天,不知说什么好。群仙笑 道: “岂只洞宾肚里有仙姑,谁知仙姑肚里更有人。” ——明·冯梦龙《广笑府》
强盗烤火
有个官员叫蔡潮,好戏谑,谈笑风生。有一次,一帮同僚到江上迎客。天气寒冷,大家 便围着火炉坐。这时,蔡潮来到,大家纷纷说:“蔡公到了,请给我们讲个笑话!” 蔡潮说: “没笑话。只是昨天听说,江上有强盗劫了条商船,谁知船上载的都是燃香。强盗们商 量道:‘这东西卖则获利太小,扔了又太可惜。我们干这种事已很久了,一向靠天保佑,干 脆就烧这些香答谢老天吧。’于是点火焚香,香气冲天。天帝以为是人间做什么好事,便派 二力士探访,结果发现并不是什么好事,而是一群老强盗在此烤火!” ——明·冯梦龙《古今谭概》
不如杀人
有个人大谈轮回报应,劝人不要轻易杀生,说是杀了牛,来世要变牛,杀了狗,来世要 变狗。即使杀死蝼蚁,来世的报应也丝毫不差。 另一个人在一旁插言道:“那就不如杀人。”众人惊问原因,他说: “杀了人遭报应,还能变化人。” ——明·无名氏《解颐赘语》
老吏专权
从前有个官,须发已白。官手下一个老吏,须发也全白了。吏找来一个漆匠,把胡子头 发全油黑。官见了问:“你的胡须为何黑了?。吏说:“日前找漆匠油黑了。”官说:“把 我的也油一油。”老吏道: “只油(由)得吏,怎能油(由)得官!” 明·无名氏《笑海千金》
咏伞诗
绛州有个僧人,善作诗。有一次,他在路上遇到了太守,太守命他以“杀为题作一首 诗。僧人立即吟成一首绝句: 众骨攒来一柄收,褐罗银顶复诸侯。 常时撑向马前去,真个有天无日头。 ——清·赵湉养《增订解人颐新集》
放屁文章
有个秀才口齿伶俐,惯会帮人打官司。县官很讨厌他,便对他说:“读书人,只应该闭 门读书,为何出入衙门,干这些勾当?我看你的文章学业肯定荒废,本县出个题考考你,根 据你答题的好坏,再作处理。” 于是便出题让他作文。这秀才半晌也写不成一句,却高声说道:“宗师出的题目太难, 所以迟迟没做出。求您另出一个题目,若再做不出,情愿受罚。” 县官听了笑了笑,便另想题目。正在想时,忽然放了一个屁,于是便以放屁为题,令秀 才下笔。 秀才立即拱手口诵,出口成章: “伏惟太宗师高耸金臀,洪宣宝屁,依稀乎丝竹之音,仿佛乎麝兰之气。生员立于下 风,不胜馨香之至。” 县官听完后大笑说:“这秀才,正经文章不会做,放屁的文章偏做得好!本县衙东门 街,有个万人粪坑,叫衙役把他押到坑边上站着,每天享受些麝兰香气,免得他闲着生事害 人。”
有天无日
明成化年间,浙江嘉善县知县林某,办案时滥用酷刑,打死一家十三口人。郓城人似钟 到浙江巡察,听说了此事,打算严加处理。林某十分恐慌,给镇守中官李文送去一份厚礼, 让李文出面宴请似钟,想趁此机会请求似钟对林某从轻发落。 似钟探知了林某的打算,便答应赴宴,又预先让优人排练了一段滑稽戏,准备用来拒绝 李文的请求。 到了宴会上,助兴的优人扮成一个官员和几个随从的士卒,出来赏雪,并堆成了雪狮 子。官员想把雪狮子藏在一个有阴凉的地方使它不化,留待以后赏玩。他问随从的士卒: “什么地方可藏这雪狮子?”一个士卒说:“山阴有个‘阴’字,可以藏吗?”官员答道: ‘不行。”士卒又问:“那么江阴行吗?”官员又答:“不行。”接着,官员提高嗓门叫 道:“只要藏在嘉善县即可!”士卒问:“此地没有‘阴’,怎么能藏?”官员答道: “你没见嘉善的林知县吗?他打死一家无罪的人共十三口,不用偿命,岂不是有天无日 的地方!” 在座的人听了这话都很吃惊,李文也没敢提那件事。 ——清·褚人获《坚瓠集》
护月法
有个人在异乡为客,每当有人请他入席,他总是放开肚皮狂吃不已。同席的人都很讨厌 此人,于是便问他:“在你们家乡,如果碰到月食,怎样护月?”那人答道:“当官的穿上 官服,把僚属招集在一起,筑坛,在上面击鼓,吓唬天狗,等天狗把月亮吐出来后,就行 了。”说完后,他也问同席的人:“贵乡是否也这样?”同席人回答说:“我们这里不同, 不是吓唬,只是善求。”那人问:“怎么个求法?”同席人回答: “跪在地上,合掌磕头,对着黑月祷告:‘阿弥陀佛!您老人家吃得太厉害了,省着点 吃,留点儿给人们看看吧!” ——清·小石道人《嘻谈录》
不识字
有个监生身穿长袍,头戴圆帽,在衣镜前照着,十分得意,便指着镜中影像对妻子说: “你看镜中是什么人?”妻子答道:“臭乌龟,亏你做了监生,连自(字)都不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出考场
一个监生刚从国子监大考场中出来,碰上一位旧友,旧友对监生作揖,并对路边的猪屎 也作揖。监生问道:“这猪屎是臭东西,为何对它作揖?”旧友答道: “他臭只管臭,也是从大肠(场)里出来的。”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有屁气
有个瞎子眼睛虽然看不见,却很善于闻气味。一个秀才拿了一本《西厢记》给他闻,他 说:“这是《西厢记》。”秀才问他怎么知道,他说:“有些脂粉气。”秀才又拿一本《三 国志》给他闻,他说道:“这是《三国志》。”秀才又问他怎么知道,他说:“有些刀兵 气。” 秀才感到很惊奇,便把自己写的文章给瞎子闻。瞎子说: “这肯定是你的大作。”秀才问他怎么知道,瞎子说: “有些屁气。”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腹中空空
有个小偷到各寺院偷盗,偷神物的灵心。去了好多寺院,只有土地庙没去。有一次,他 来到土地庙,把神像挖开一看,吃惊地叹道: “看他头戴冠巾,一副堂皇样子,却原来腹中空无一物!”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记酒数
有个人请客吃饭。客人每喝一壶酒,女主人便用锅底灰在脸上画一道以计数。主人在客 厅不断要酒,端菜递酒的小仆说道: “少喝几壶吧,家主婆的脸上,可越来越不好看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撞席
老鼠与水獭结交。老鼠先请水獭吃饭,水獭再回请,邀老鼠过河来,自己先去打食。老 鼠等了半天,水獭还没回来。 忽然一只猫跑来,要抓老鼠。老鼠惊慌地说: “请我的没见到,吃我的倒先来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蚊大如鸡鸭
一个人出远门回来后,对妻子说:“我到了一个地方叫燕子矶,那里的蚊子大如鸡。后 来路过三山硖,那里的蚊子大如鸭。昨天到了上新河,那里的蚊子大如鹅。”妻子说道: “呆子,为何不带几只回来吃?”丈夫笑道: “它不吃我就算便宜了,你还敢想去吃它?”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行不得
一个人想做裤子,又舍不得布,连着找了几个裁缝,都因为太费布而没做成。最后问到 一个裁缝,裁缝说:“只要三尺布就够了。”那人听了很高兴,买了布交给裁缝。裁缝就给 他缝了一条裤腿,让他把两条腿都穿进去。那人说:“太紧,这样怎能行走?”裁缝说: “你既然要这样省,那当然一步也行不得。”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呆鸟
一客人到别人家赴宴,十分恋席,久久不肯起身告别。主人偶然看到树上有只大鸟,便 对客人说:“这桌席坐得久了,盘中的菜肴也已吃尽,待我砍倒这棵树,捉下鸟来,做了给 您下酒,您看怎样?”客人说道:“只怕树一倒,鸟就飞了。” 主人说: “这是只呆鸟,它死也不肯动身的!”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嘲淡酒
河鱼与海鱼攀亲,河鱼屡次到海鱼那里去,海鱼招待得很周到。河鱼过意不去,对海鱼 说:“亲家,你为何不到我那儿去走一走?”海鱼答应了。河鱼回到家之后,派手下人到河 道入海口处等候迎接。但海鱼到了海口,立即返回去了。河鱼听说后,追上去问原因,海鱼 回答说: “我吃不惯贵处这样的淡水。”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死要钱
有一只狗,衔着一个银锭飞跑。有人用肉扔过去,狗也不放银锭;又用衣服罩过去,也 被狗甩脱。那人便对狗说: “畜牲,你竟如此小气,吃不舍得吃,穿又不舍得穿,只死命要这银子有什么用!”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牙中虫
有个人患牙疼,无法可治。医生说:“你的牙中有一条巨虫,就像桑蚕一样,必须捉出 这条虫才能断根。”病人问: “牙里的虫,怎么会有那么大?”医生说: “此虫从小在牙(衙)门里吃大,最能伤人!”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阔佬和士兵
一个老鼠从阴沟里钻出来,有个近视眼端详了半天,说:“咦!一个穿貂裘的阔佬!” 老鼠见了人,缩进了洞里。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乌龟从洞里爬出来,近视眼说:“你看穿 貂袄的主儿刚进去,又差遣出个披甲的士兵来了!”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乌龟应考
京城举行科考,一个人要去应考,先让占卜的人用乌龟壳占卜一番,得到的征兆很好, 预示这一年肯定高中。这个人很高兴,把乌龟壳恭恭敬敬地带在身边。等到进了考场,主试 官出了题目,他却十分茫然,一整天也没写成一个字。眼看中选已无希望,这人便抚摩着乌 龟壳叹道: “我就不信这样一个好乌龟,竟然不会做文章!”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满口俗气
有个乡下人进城赴宴,宴席上摆有橄榄。乡下人拿过来就吃,觉得涩而无味,便问别 人:“这是什么东西?”同席的人因为他一身村野之气,很瞧不起他,便说:“俗!”乡下 人以为“俗”就是橄榄的名字,便牢记在心。回家后,向人炫耀说:“我今天在城里吃了一 种奇物,叫‘俗’。”别人不信,那人便张口呵气说:“你们不信,现在我还满口俗气呢!” ——清·游戏主人《笑林广记》
出头之日
有个人愚蠢得如同木石,几乎连饥饱冷暖都分不清。他死后,见了阎王,阎王嫌他太无 能,想罚他来世入畜牲道;可是又觉得他一生也没犯什么大罪过,最后决定罚他仍能做人身 上的一样东西。阎王问判官让他做什么东西好,判官说:“他一生无用,也许做眉毛、胡须 之类就行吧。”阎王说:“眉毛、胡须还能表现人的容貌仪表,应当罚他做指甲。” 这个人听了之后,便哀求道:“如果开恩让我做指甲,小人愿做中国人的指甲,不愿做 外国人的指甲。”阎王问他为什么,他说道: “做了中国人的指甲,若遇主人爱惜,可以长到数寸,即使长不了那么长,也可以长到 数分,总算有个出头之日。如果落到外国人手里,则天天要用指甲剪剪去,便永无出头之日 了!” ——清·吴趼人《俏皮话》
高攀
蝉高居树梢鸣叫,悠扬响亮,随着微风传来,那声音清晰激越,十分好听。苍蝇听到 了,很惊讶,说:“这声音从哪里来?”随着声音寻找过去,发现蝉抱绿叶、迎清风,扬扬 自得。苍蝇心里想:“看它这样硕大的身材,如果能与它攀上同类,宗族面子上也有光彩 的。”于是就上前打招呼说:“您的身体是黑的,我的身体也是黑的;您有像薄纱一样的翅 膀,我也有;您能鸣叫,我也能鸣叫;我对照您来看,是各种形体都具备,只是小一些而 已。我愿认您为同族,可以吗?”蝉答应了,苍蝇很高兴,觉得十分荣幸。 有一天,苍蝇落在厕所里吃粪,蝉看见后大怒,立刻写了一封信,与苍蝇断绝关系。苍 蝇不知道什么原因,便亲自前来拜访蝉,请教受怪罪的原由。蝉说道: “你走开!我是清洁高尚之士,怎能认你这样的逐臭之夫为同类!” ——清·吴趼人《俏皮话》
骑墙者
海狗,属于兽类,却又能在水里潜游。有一天,山洪暴发,淹没了沟岭树木,野兽们全 都逃走了。海狗随着水游过来,逍遥自在,扬扬得意地说:“我也属于水族啊!” 后来,大水退了,龙宫将要干涸,鱼虾等水族全部逃走,到海洋深处去躲避。海狗站在 岸上,骄傲地看着逃走的水族,沾沾自喜地说:“我属于兽类,水就是全退尽了,又能把我 怎么样?” 海狗刚得意了一会儿,来了个猎人,一枪打中了它,带回去把它的肾取出来配制春药, 服了很有效。龙王听说了海狗的下场后,说道: “我早就料到这种无可无不可、两面三刀的畜牲,只会在这样下流的事上逞能!” ——清·吴趼人《俏皮话》
乌龟的雅号
鲗(zéi)鱼、虾、蟹、乌龟一起在池塘深处游荡,闲适自得,于是便商量各自取一个 别号。虾说:“我的须子最长,可以叫‘长鬣’(liè)先生’。”蟹说:“《本草纲目》 上就说我又称‘无肠公子’,可以不必另取别号了。”鲗鱼说:“古人有句子说‘过江名士 多如鲗’,我就叫‘过江名士’吧。”乌龟说:“我应该叫‘东海波臣’。” 鲗鱼听了乌龟的话,笑道:“有了你这样的臣,怪不得皇帝在那里倒运!” ——清·吴趼人《俏皮话》
瘟者不死
天时气候不正常,传染病大流行,连牲畜家禽也不能幸免。外国人在起居饮食方面很谨 慎,查出了猪瘟这种病症,于是官府向各屠户宣告:凡有要杀的猪,都必须经过外国医生检 验,是瘟猪的都不准杀。于是,那些没病的猪,都要先挨刀受死。 猪们在一起议论说:“真没想到,这得了瘟病的畜牲,反倒长命!”一头猪说道: “本来这就是天理。你们难道没看见世上的瘟官,百姓们天天盼望他死,而他却偏不死 么?” ——清·吴趼人《俏皮话》
官场内行
有个耍猴戏的人,一天偶然防备不严,他养的猴和狗双双逃走了。这两个畜牲一旦挣脱 了绳索,其欢乐之状就可想而知了。于是,猴和狗结成了患难之交,彼此交换柬帖,拜为把 兄弟,从此交往很密切。 有一天,猴子蹲坐在一棵辣椒下,有个鲜红的辣椒,正好垂在猴子的头顶上。狗看见 了,急忙把猴子交给自己的柬帖顶在头上,连连向猴子叩头请安,口口声声要缴帖。猴子惊 问什么原因,狗笑着说: “大人现在高升了,戴了红顶子,卑职照例应该缴帖的。倘若大人还愿意与卑职交往, 明天卑职再送一份门生帖子过来吧!” ——清·吴趼人《俏皮话》
猫不做官
皇帝因为猫捕老鼠有功,想给它一个官职,以酬谢它的劳苦。猫却极力推辞,不肯接 受。皇帝很惊奇,问猫为何不肯做官,猫说:“臣如今不做官,还能做个猫;倘若一旦做了 官,便连猫都做不成了。” 皇帝不批准猫的请求,一定要让它上任。猫说:“我已发誓不改变自己的节操,如果要 上任做官,就非改变不可。否则,同僚们便无法安身。所以臣不敢受命。”皇帝问什么缘 故,猫说: “老鼠向来怕猫,而如今天下做官的,全都是一帮鼠辈,倘若我出来做官,那他们这些 同僚将如何安身?” ——清·吴趼人《俏皮话》
厚脸皮
脸向阎王告状说:“头是人全身的最高处,而脸又是头的门面。而世人对四肢、躯干 等,均给以衣服、修饰,而我脸却什么都没有,这是为什么?” 阎王也不知是什么原因,便问判官:“这事也有一定的规矩吗?”判官报告说:“这倒 没什么一定之规。其实是因为脸去投生的时候,就窃得了一张厚皮,蒙在上面,所以就不必 再穿衣服。时间长了,世人就渐渐把这件事忘了。” ——清·吴趼人《俏皮话》
尸蛆为官
阎王没事干,率领着判官鬼卒等在野外闲游,看见粪坑里的蛆在蠕蠕乱动。阎王就命令 判官记下来,说:“以后要让这些东西早点转生为人。”判官尊命,记在簿子上。 又往前走,看见棺材中的蛆,阎王又让判官记下来,说: “这些东西应当让它们永堕地狱。” 判官问:“同样是蛆,为何赏罚竟如此不同?”阎王说:“粪蛆掌握了人弃我取的道 理,立身清廉,所以要让它们转生为人。而尸蛆则专吃人的脂膏血肉,让它们转生为人,倘 若他再做了官,阳世间的老百姓,不就要受大害了吗?” 判官听了叹道:“怪不得近来阳间的百姓受苦,原来前一回有一群尸蛆,逃到阳间去 了!” ——清·吴趼人《俏皮话》
吝啬鬼
乌龟有壳,螃蟹也有壳。可螃蟹的壳薄,而乌龟的壳厚,所以能驮起重物,而螃蟹却经 不起敲打揭弄。但是,蟹能用叉钳自卫,而乌龟只会把头尾、四只脚都缩进壳里而已。 有一天,螃蟹遇上了乌龟,便举起钳子想同它开个玩笑。乌龟见了,忙把头尾四肢一齐 缩了进去,螃蟹的钳子只夹住了乌龟壳,格格有声,夹了半天,龟壳丝毫无损。螃蟹笑道: “这个厚皮的东西,一点也吃不动它!” ——清·吴趼人《俏皮话》
冒充官员
乡下人不认识孔雀,偶尔见到了,相互吵嚷议论说:‘这是凤凰!这是凤凰!”这话被 凤凰听到了,它大怒说:“我是百鸟之王,谁竟敢冒充我的大名!”便派彩鸾前去查问。彩 鸾查出是孔雀,马上回来报告。凤凰立刻传孔雀来见,大声叱责道:“你为何敢冒我之名, 以欺骗世人?”孔雀回答说:“冤枉!我怎敢假冒?都是那些乡下人不认识我,所以才误称 我为凤凰。” 凤凰说:“你纵然没冒充我,也有冒充官员的罪过!”孔雀分辩道:“我何尝冒充过官 员?”凤凰说:“你若不是冒充官员,为何戴着花翎?” ——清·吴趼人《俏皮话》
官员与歌妓
外国人的名片,只有一两寸大,中国人的名帖则大到五六寸。而官场中与外国人交涉往 来的名片,则又更大,字写得大如拳头,不知有什么含义。上海名歌妓使用的名片,也时兴 大字,几乎将名片占满。 有位西洋人有一次到某歌妓处小坐,谈笑之间,看到了歌妓的名片,不禁惊异地问道: “你们的名片,为何也是大字?”歌妓回答说:“这样可以用来请客当请帖。”西洋人叹道: “原来你们接待客人,也就如同官场接待我们一样。” ——清·吴趼人《俏皮话》
红顶花翎
兔子在山林中游荡,遇到一只鹤,很羡慕,便问道:“你的头顶为何是红的?”鹤说: “这叫红顶子,朝廷规定一品官才能戴这样的帽子!”兔子默记在心。过了几天,兔子又遇 到孔雀,也很羡慕,问道:“你的尾巴,为何色彩斑斓?”孔雀说:“这叫花翎,是朝廷表 扬有功之臣用的。”兔子又默记在心。 有一天,兔子出游,遇上了猎人。猎人手拿鸟枪,迎头一枪,正中兔子头顶,鲜血直 流。兔子带着伤,回头就跑。猎人从后面一箭射来,射中了屁股。兔子更加使劲狂奔,跑进 了树林。正好孔雀与鹤在闲谈,见兔子跑来,便问它为何这般模样。兔子说道: “我把头都磕穿了,骗来一颗红顶子,到后来花翎也骗到了一枝,只是屁股疼得厉害。” ——清·吴趼人《俏皮话》
狗官
古时的狗,除了守夜之外,并无别的用处,白天只能摇尾乞怜而已。后来的狗则不同, 懒惰到不能守夜,整天昂着头到处奔跑,目中无人。有人问它说:“你凭什么如此狂妄?” 狗说:“古时的狗,没人恭维,所以夜晚便谨守门户,白天则摇尾乞怜。而今我已经做了 官,所以便昂起头自鸣得意了。” 问的人笑道:“狗怎能做官?”狗反问道: “你难道没听见近来人们说话,常常说什么‘狗官’‘狗官’的吗?” ——清·吴趼人《俏皮话》
黄马褂
清代皇帝对御前近臣或有功的大臣赏穿黄马褂,作为嘉奖。有一只白狗从粪窖旁经过, 闻到了粪味,很高兴,便跑过去,俯下头,耸起屁股,大吃起来。有个顽皮的孩子见了,从 后面一脚把它踢进了粪窖中。狗竭力挣扎,才爬了上来,但全身已沾满了大粪。于是,它便 回过头,自己舐身上,从脊背往后,舌头能达到的地方,都舐干净了。只剩下脊背以前,仍 然染遍大粪,成了黄色。于是,这只狗摇头摇尾,来到大街上。街上的人见它污秽满身,都 从它身边跑开躲避。狗便感叹道: “官职真是可以凭借来自我夸耀的东西!我今天穿了黄马褂,乡里的人就都怕我了!” ——清·吴趼人《俏皮话》
无物可吃
一只饥猫和一只饿虎碰到了一起。猫问虎说:“我是因为没有东西吃才饿的,你为何也 饿成这样,难道也没有东西吃吗?”虎说:“我向来是以人为食的。可近来看遍了当世,竟 没有一个像人的,叫我从哪儿弄吃的?我快要饿死了!不过,我生来就是这样,而你从来都 是吃老鼠的,世上无人,难道还没有老鼠吗?何至于饿成这样?”猫叹道:“世上不是没有 老鼠,而且老鼠很多。可无奈近来这些鼠辈极会钻营,一个个都钻营到了高官显位,护卫极 严,教我怎敢去吃他!” ——清·吴趼人《俏皮话》
孔雀篡王位
凤凰自以为是鸟类之王,时时刻刻都傲视一切。孔雀嘲笑它说:“你有什么资格做王? 我称王还差不多。”凤凰问道:“你何德何能,还想篡夺我的王位?”孔雀回答说:“身上 不长毛羽鳞甲的动物有很多种,而人是其中最尊贵的。人又是万物之灵。如今的人,常拿我 屁股上的毛放在头上,作为饰物,美其名曰花翎。身体各部分中,头是最尊贵的。而人类最 尊贵的头,还要借助于我屁股下的毛,可见人的头还不如我的屁股,我为什么不能做王?” ——清·吴趼人《俏皮话》
牛的经验
狗最善于媚人,而且又欺贫爱富。所以它见了衣衫褴褛的人,便竭力狂吠。 有一天,狗独自在郊外行走,向四处望望,不见一个人影,忽然一个金钱豹迎面而来。 狗远远望见,大喜说:“这个家伙全身布满金钱,肯定是富家公子,我应当巴结奉承他!” 于是便迎面跑上去,摇动尾巴,做出种种乞怜之状。走到跟前,豹子突然扑过来,张开大 口,就要咬狗。狗大惊,回头狂奔起来,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但已吓得魂不附体了。正在这 时,一头牛走过来,看到狗的狼狈相,问是什么缘故,狗便把经过说了一遍。牛笑道: “你也太不通世故了!难道没听说近来世上,越是有钱之辈,越要吃人的吗?” ——清·吴趼人《俏皮话》
显官威仪
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鲗鱼见了,急忙逃走回避,告诉同类说:“前面游来的那位,大 概是个显贵的官员吧?他身上的纹彩是何等显耀!他脸上的表情是何等威严!双目怒视,好 像在生谁的气。我们赶快躲开吧!”于是大家都伏在一旁,悄悄地不敢动。而金鱼却在附近 的水藻之间游来游去,一点也不像要离开的样子。 过了一小会儿,来了一只小螃蟹,伸出一只钳夹住了金鱼尾巴。金鱼竭力摆脱,仓皇逃 走。鲗鱼看了惊道: “没想到这样一个威仪显赫的官员,却怕这种横行不法的小妖魔钳制!” ——清·吴趼人《俏皮话》
怕外国屁
自从海上与洋人通商以来,洋人轮船往来于海上,搅动着海面波涛越发汹涌。龙王在宫 里也不得安生,便想派使臣与洋人交涉,设法使水族宁静。于是登殿问群臣谁能担当这项差 事。乌龟听了,自告奋勇承当此任。龙王大喜,立刻下令派遣乌龟。 乌龟奉命而去,半路上遇上一只洋人轮船。它想登船说明来意,却苦于无路可上,便绕 着船寻找上船之处。正徘徊间,忽然船后面放出一股热气,不偏不斜,正好喷着了乌龟。乌 龟大惊,急忙逃了回去。龙王问它事情交涉得怎么样了,乌龟叩头说:“臣实无才干,请另 派有能力的人去办吧!”龙王又问为何回来,乌龟把经过讲述了一遍。龙王听了大怒,喝道: “亏你起先还自荐前去,说是会办交涉,怎么外国人放了一个屁,你就吓得跑了回来?” ——清·吴趼人《俏皮话》
钻营
道教玄武神座下的龟、蛇二将,在一起闲谈。蛇说:“我很想去花钱捐个官职。”龟笑 道:“看你那尊容,尖头尖脑的;看你那身子,如同光棍一般,怎能做得了官?不如像我这 样缩起头来,安分着点吧。” 蛇说道: “你有所不知。你看如今这世上,做官的哪一个不是光棍出身?至于尖头尖脑,更不用 说了。如果不是尖头尖脑,怎么能把顶子钻营得红?怎么能把官职钻营得大?怎么能把差事 缺位钻营得肥?我要钻起来,比他们总要强点。而且,等我捐得了官职,钻通了路子,刮着 了地皮,再来学你这样的缩头法子也不晚。” ——清·吴趼人《俏皮话》
书呆子
昆虫们在一起,也构成一个世界。在这其中,也有朝廷,也有国家,也有郡县,也有官 吏,也与别的部族交涉。昆虫皇帝原先是让粪蛆执掌国政,时间一长,国权丧失殆尽,国势 不振。昆虫皇帝很害怕,便下诏令寻求贤才。可怎奈粪蛆掌握国权的日子已很久,所提拔任 用的,多是它的同类。皇帝不得已,便亲自选了蛀书的虫子蠹鱼,放在政府掌国权,而驱逐 了粪蛆。过了一段时间,国家仍然同以前一样腐败,同以前一样衰颓不振。皇帝叹道: “起初我看那蠹鱼,出入于书堆之中,以为它是有学问的。 想不到用政事一试,它竟同以前那个吃屎的一样。” ——清·吴趼人《俏皮话》
猫的请求
兽类世界能施行仁德政治,各种兽之间都能平等自由,各自安居乐业,唯独猫则饿得要 死,找不到吃的。 有一天,猫们纷纷向各种兽辞行,名片上都写着“恭辞北上”。兽们问道:“你们为什 么都要北上?”诸猫回答说:“我们散居在各处,找不到东西吃,所以想入京求食。”有兽 问道:“京城的翰林,也不过只有四两银子的馆谷。你们到京城去,怎样谋食?”猫们回答 说:“我们听说朝廷所在的京城,能钻营的多,想必鼠辈也必定不少。” ——清·吴趼人《俏皮话》
阔公子害病
清同治帝在位时,曾微服出入烟花柳巷,他病死时,朝廷对外说是出天花,而有传言说 他死于梅毒。 当时有个伶人叫刘赶三,天津人,擅长戏谑。他祖上是药商,到他父亲那一代,家道渐 起,便让刘赶三上学念书,想以儒生的身份光耀门庭。赶三读书刻苦,未成年时,已经名声 在外。后来境遇不好,使改行唱戏。先学须生,后改学丑角。 同治帝死的时候,刘赶三正好在阜成园唱《南庙请医》一剧,扮演庸医刘高手。他在剧 中插科打诨道: “东华门我是不去的。因为那个门里头,有位阔公子,新近害了病,找我去治。他害的 是梅毒,我还当是出天花呢,一剂药下去,就死啦!我要再走东华门,被人家瞧见,那还有 小命儿吗?” ——近人张江裁《燕都名伶传》
真皇帝不如假皇帝
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关系紧张,对光绪帝很苛刻。每当看戏的时候,慈禧在堂中坐,却 让光绪帝站在旁边侍候,对光绪帝像对待佣人一般。唱戏的演员刘赶三便借机为光绪帝鸣不 平。 有一天,慈禧点名要看《十八扯》,刘赶三扮演皇帝。当剧中的皇帝上台就座时,刘赶 三忽然吊场说: “你看:我是假皇帝,尚且能坐,那位真皇帝却天天站着,又何尝能坐!” 慈禧听了这话,为堵众人的口,从此后便让光绪帝坐了。 ——近人张江裁《燕都名伶传》
走狗
有一次,名伶刘赶三在一个大太监家唱戏,演的是《南庙请医》。赶三扮演医生,与苍 头对白。苍头对医生说: “先生这可到了,留点儿神,别叫狗咬了。” 刘赶三用手指着台下座上的客人说: “这个门里头,我早知道,是没有狗的。不过,有的都是走狗!” ——近人优优《梨园丛话》
剧谏
清朝时慈禧太后喜欢看戏,尤其嗜好看色情戏。什么《海潮珠》、《盘丝洞》、《翠屏 山》、《双摇会》等,伶人在色情细节上演得越细致,慈禧太后便越看得兴致勃勃。同治皇 帝年龄逐渐长大,对慈禧的做法感到羞耻。每当慈禧点名要看这些淫剧时,同治帝必定想方 设法加以阻止,但始终没有效果。 有一天,慈禧又点名要看《翠屏山》。同治皇帝听说后,便亲自进了后台,扮演石秀, 众人都不敢阻拦。开幕以后,石秀一角表演草草了事,台词删减了一大半,不一会儿工夫, 就到了剧终。而扮演潘巧云的伶人也不得不随着草草了事。又一天,慈禧点《双摇会》,同 治帝扮演剧中劝架的邻翁,对李相公的大奶奶临时加了几句台词打诨道: “你我两家邻居,相处多年,你家大爷年纪也不小了,家庭里若是这样常常闹笑话,闹 个不停,不但不成体统,而且也未免太不给年轻人留地步了!” ——近人冯叔鸾《慈禧秘记》
家产归姓李的了
甲午海战后,中日签订了《马关条约》。有一次,李鸿章宴请洋人,召戏班子唱堂会。 伶人刘赶三扮演大名府的李固,对贾氏说:“如今这份家产,可要算是我姓李的了!”贾氏 说: “怕未必吧?”刘赶三说: “怎么会靠不住!这不是姓李的连中人酒都请了么?” ——近人冯叔鸾《戏学讲义》
© 简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