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序言 | 童心篇 | 智慧篇 | 开心篇 | 吹牛篇 | 愚心篇 | 贪心篇 | 妻子篇 | 临终篇
阿凡提小笑话大全 第五卷 愚心篇
  • 我看你们还会说什么?
  • 不会生育的母牛
  • 这办法不行
  • 如果认识了我
  • 我相信你也是对的
  • 假如是我
  • 瞎了眼
  • 怪物
  • 把它淹死
  • 我还以为是自己呢!
  • 月亮躲雨
  • 把眼珠也拔了
  • 我没那么大的耐心
  • 身不离鞍
  • 我让你摔
  • 猫钱不要了
  • 小小的色兰
  • 应从下面捆
  • 能活一百岁
  • 不知道从哪儿出去的?
  • 你见过我吗?
  • 鹅汤
  • 蚊子看不见了
  • 只要给工钱就行
  • 不忠于主人的鞋
  • 去年的旧巢
  • 我也不知道从哪儿过
  • 为什么不做双靴子?
  • 愿望
  • 捷径
  • 让别人也看一看
  • 圆圆的一包水
  • 湖里没有水就好了
  • 我的驴头到哪儿去了?
  • 不是丢了色兰就是丢了头
  • 这才是真正的水
  • 官位与住房
  • 如果真主允许
  • 阿凡提打油
  • 面粉与大风
  • 真奇怪
  • 鞭子取来之前
  • 徒步去阴世
  • 绝妙的智慧
  • 你又喝酒了
  • 白痴与笨蛋
  • 新月与满月
  • 牛之罪
  • 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 它会思考问题
  • 让骆驼变蠢的办法
  • 天气与星星
  • 请朋友们看看我的为人
  • 真主发怒
  • 上当了
  • 让妻子自己认领
  • 瞌睡跑了
  • 无与伦比
  • 如果骆驼长出了翅膀
  • 我们是两个人
  • 阿凡提学医
  • 相互抵消
  • 把衣服丢在这儿了
  • 分担
  • 河里能酿酸奶吗?
  • 每人一礼
  • 长有翅膀的贼
  • 独眼狗
  • 我是傻子
  • 我可没有说话
  • 五十年的胡子
  • 乌鸦的寿命
  • 还会神气起来
  • 那里边还有我呢!
  • 核桃与无花果
  • 糊涂虫磨坊主
  • 蠢鸡
  • 我正准备跳下来
  • 尾巴在褡裢里
  • 送牛奶的马
  • 还能飞
  • 别死,别死,等来年长出苜蓿
  • 我怎么回家呀?
  • 幻想
  • 到底谁卖?
  • 本来就嫌小
  • 找钥匙
  • 去,把长袍和色兰找来
  • 谁来赔偿损失?
  • 青蛙救命
  • 这座城市太好了
  • 如果我在驴背上怎么办?
  • 聪明的狼
  • 盐与羊毛
  • 打破头我自己也会
  • 能变出驴的魔袋
  • 礼服
  • 左右分不清
  • 赛过马的牛
  • 我把自己丢了
  • 让猫迷路
  • 我要用手掐死它
  • 猫身上的水
  • 重大发现
  • 歪馕
  • 苹果树苗
  • 假如你要真打
  • 还不把它累趴下
  • 如果两只眼睛都闭上
  • 可能是坎土曼套
  • 为了追我的声音
  • 愚人的答复
  • 牛买了我
  • 不用你管
  • 世界的宽度
  • 缠不到头儿的色兰
  • 这才像一只鸟了
  • 白沙糖与黑沙子
  • 不贪污他人的委托
  • 责任范围
  • 邪恶泉
  • 您也不害羞吗?
  • 宝剑的作用
  • 脚夫与工钱
  • 真主的安排
  • 不是给我写的信
  • 什么新鲜事都没有
  • 烹饪方法在我这儿
  • 最好的证明
  • 井底下的月亮
  • 树王上的瘤子
  • 我怎么知道你的鱼在哪儿?
  • 原来是您的
  • 你像一头驴了
  • 阿凡提与木卡姆
  • 古代巨人所建
  • 还没有考虑
  • 枣核
  • 鼠药
  • 有种的过来
  • 寻找戒指
  • 神鞭
  • 主人的智慧
  • 为了不损失一峰骆驼
  • 会飞却不会落
  • 如果它要是跑了
  • 听话的毛驴
  • 隐瞒重要的秘密
  • 感谢真主
  • 死而无憾
  • 谦虚的圣人
  • 让你的第七代重孙看吧!
  • 瞎了眼的鸡
  • 青春也不过如此
  • 最终会来墓地
  • 但愿
  • 我的服力还不错
  • 亲自交到他手里
  • 让他耐心等一等
  • 梦见国王去世
  • 这下不会再叫了
  • 能不能活二百年?
  • 你再骑它四年
  • 锁孔找不到了
  • 穷人不认识阿凡提了
  • 没有你的事
  • 想骑马
  • 我要的是毛驴而不是马
  • 连我本人的话都不相信?
  • 难道贼没有罪过?
  • © 简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