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故事 >> 名人名言 >> 收藏 | 社会篇2 | 社会篇4
社会篇3
  享有特权而无力量的人是废物。受过教育而无影响的人是一堆一文不值的垃圾。有些人在知识道德宗教信仰方面受过教养,但没有成为社会上行善的积极力量,这些人就对不起为培育和供养他们而花费的代价。如果他们也算是基督徒,他们就犯了因伪装而受尊敬的罪。他们本应成为世上的盐,而盐的首要责任应当有盐味。

  ——亨利·范·戴克

  这样就站起来吧,我的民族!加紧自己的两手和心灵的力量,这个力量是再大的灾难也不能摧毁的。在《圣经》十诫里,让我们只保留一诫,但在这一诫里只要一个字“杀!”因为假如你不杀人,人家就会杀你。你自己选择吧!我们应该指明,我们让敌人侵入我们的国土,只是为了让他们不能再跑出去,不管他们来多少,就都在这里灭亡。我们要证明匈牙利的一句成语是正确的:“谁为别人挖掘陷阱,他本人就会掉进去。”

  ——山陀尔·裴多菲

  老鼠正在房子里扒墙穿洞,但是他们不去检查猫的牙齿和脚爪,而要研究的却只是它是不是一只圣洁的猫,如果客观存在是一只虔诚的猫道德的猫,那就行了,决不计较它有没有别的才能,别的才能倒是不关紧要的。

  ——马克·吐温

  世纪致世纪的祝词,马克·吐温速记:我把这位名叫基督教的尊严的女士交托着你,她刚从胶州满州南非和菲律宾的海盗袭击中归来,邋里邋遢,污秽不堪,名誉扫地,她灵魂中充满了卑污,口袋里塞满了贿金,嘴里满是虔诚的伪善话语。给她一块肥皂和一条毛巾,镜子千万要藏起来。

  ——马克·吐温

  日理万机的国务活动家,到了和情妇约会的钟点,也会让世界停步。

  ——莫里亚克

  感谢财富和政治,本市花了一万七千元造了市政府,但也许一百年内它不会为了生命的智慧贝壳内的真正的肉,花这么多钱。为冬天办文法学校每年募到一百二十五元,这笔钱比市内任何同样数目的捐款都花得更实惠。我们生活在十九世纪,为什么我们不能享受十九世纪的好处?为什么生活必须过得这样褊狭?如果我们要读报纸,为什么不越过波士顿的闲谈,立刻来订一份全世界最好报纸呢?不要从“中立”的报纸去吮吸柔软的食物,也不要在新英格兰吃娇嫩的“橄榄枝”了。

  ——梭罗

  只有受过教育的诚心诚意的人才是有趣味的人,也只有他们才是社会所需要的。这样的人越多,天国来到人间也就越快。

  ——契诃夫

  在世界各国内阁的心目中,各国的政治设施好比一些晾衣服的绳子,这些内阁的正式职责,大部分是注视着彼此晾的衣服,一有机会就夺取一些过来,全世界各国所有的领土——当然包括美国在内——都是各自从别人的晾衣绳上盗来的衣服。

  ——马克·吐温

  ……我不像我们一般女人那样善于哭泣;也许正因为我流不出无聊的泪水,你们会减少对我的怜悯;可是我心里蕴藏着正义的哀愁,那愤火的燃灼的力量是远胜于眼泪的泛滥的。

  ——莎士比亚

  唉,难于这个摧残天然仁厚和真诚友谊的鬼把戏——假派头,我再也不能忍受了。什么“应有的骄傲”!好一个“品位”和“特权”!品位和等级的次序简直是胡扯,应该把它扔到火里去!安排品位和特权吗?先前时代的掌握礼官们专会搞这个!来啊,现在来个伟大的典礼官在社会上安排平等吧。愿您的权标把一切骗人的金杖吞下去!假如这不是不灭的真理,假如世人不想这么做,假如世传的伟大崇拜并不是欺骗和偶像崇拜,那么我们还不如再把斯图阿特王朝的君王们迎回来,在颈手枷上割掉“自由言论”的耳朵!

  ——萨克雷

  毫无疑问的事实经认真而内行的人加以阐发,就会变得越发清楚,这是一;第二进制,才能是一种移山倒海的力量,是飓风,所过之处连岩石都会化为灰尘,更不用说像小市民或者二等商会的同人的信念那类无足轻重的东西了。人类软弱无力,很难对抗才能,犹如硬要看着太阳而不眨眼,或者硬要止住大风一样。

  ——契诃夫

  哲学家是忠于智慧和健全理智的,因而是坏蛋贼骗子。社会应该使仇恨教会的人受火刑。这些恶棍竟提醒人们当心:在尘世,不要两眼朝天被掏走钱袋。

  ——霍尔巴赫

  对于抽象思维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这是非常根深蒂固的,以至灵敏的鼻子,一嗅到幽默和讽刺准会皱起来。既然长着这种鼻子的人都读晨报,而且知道,为讽刺文学设立了奖金,所以他们会说:我想得到这种奖金,要比我做这桩事情来得顺当,因为我立刻可以说出自己的想法,而且不用耍什么诡计。

  ——黑格尔

  克莉奥特拉(前—前,埃及女皇,古代有名的绝代佳人)的鼻子如果短一分,全世界就会为之改观。

  ——帕斯卡尔

  当你们慢慢富裕起来快变成财主的时候,快把一切的财富,一切的,统统都捐献给穷人们,只有当财主把多余的钱都还给穷人的时候,才会没有小偷。

  ——契诃夫

  忏悔是对信徒非常有益但主要对罗马教会的教士非常方便的发明。由于这个方法,他们能知道所有家庭秘密,能引起夫妻口角,如果需要的话,也可激起宗教叛乱。在忏悔不风行了的国家,教会失去了一个施加影响的强大工具。

  ——霍尔巴赫

  撒谎的方式一共有八百六十九种,但是其中一种是被严格禁止的“不许做伪证陷害你的邻居。

  ——马克吐温

  如果人们能够记住已经学到的东西,某些危害身体的疾病在十年内就会绝迹。某些政治和社会瘟疫,只在浅薄的自信和庸俗轻率的气氛里才会传播开来。还有一类坏书特别适于各个阶层中散布无耻的邪念讹误的消息和自负的愚蠢。受到这种恶劣影响的人变得愚昧无知洋洋得意,以致分不清什么是道听途说什么是真正的知识。他们对所有印刷品有一种病态的饥渴,但他们读得愈多,知道得愈少。他们正是培育愚昧与狂热盲从细菌的肥沃土壤。

  ——亨利·范·戴克

  我觉得整个的英国社会全给财神崇拜弄糟了,我觉得从上到下一切人都有奉承巴结和谄媚,另一方面却又吓唬和卑视别的人。我太太跟邻居生意人的老婆说话时,总是那么小心谨慎,生怕旁人听见或瞅见;按她的说法,这叫作”应有的骄傲“。可是她(我说的是伊丽沙,是我的太太势利小人夫人)却不惜牺牲一只眼睛以换得进宫觐见,好跟她的表姐那位上校夫人一样。

  ——萨克雷

  这时赵金斯还在毫不觉察地胡诌吹牛啰嗦。不用说,他会继续喊叫和嚷嚷到末了,至少也要嚷嚷到人们肯听他的时候为止。用讽刺的力量改变不了人和势利之徒的本性,正好比你在驴背上抽它多少棍子,也不能把它变成美丽的斑马。

  ——萨克雷

  驴——是长耳朵的畜牲,其特点是耐心和蠢笨。这是基督徒的真正的原型。基督徒像驴一样,其特点是耐心和蠢笨,应该忍受鞭打和背十字架。耶酥曾骑着肯定不是他的驴驹子光荣地进入耶路撒冷;他想用这一行动宣布:神职人员有权骑在男女基督徒身上,可以鞭打他们,一直到打死。

  ——霍尔巴赫

  财富——是得救的道路上的不可克服的障碍。富人通常有一个过于肥大的肚子,进不得天堂的窄门。如果他要向这方面努力,他就应该吃斋,或者把自己交给教士;教士善于取掉他的脂肪,使他瘦削,从而挤进得救的小窗户。

  ——霍尔巴赫

  令人疲倦,令人衰老,乃是虚荣未逞的悲伤,乃是巴黎生活的不断的刺激,乃是和野心的敌手钩斗角的挣扎。宁谧却是镇静的油膏。

  ——巴尔扎克

  我很清楚,人家已经“榨过桔子”了;现在必须设法保住“桔子皮”。为了自警,我准备编一本适用于国王小词典。

  ——伏尔泰

  人间万物正在日益完善。如瑞典火柴,小歌剧,火车头,代普莱牌葡萄酒,人与人的关系等。

  ——契诃夫

  我没有料到,官僚机构把它的利爪伸到我们的棺材里。

  ——巴尔扎克

  钱腐蚀灵魂就像锈腐蚀铁一们。问题还不只在薪金。经手现金的官员总要趁机中饱私囊。

  ——茨威格

  一个人如果快乐的话,一接近宫廷,他的幸福就疮痕累累了;而他的未来,在任何事上,也非依赖一个女仆的阴谋不可。

  ——巴尔扎克

  在农村里有自己的夜生活规律,没有任何黑夜的秘密不在白天暴露的。

  ——沙米亚金

  在当前这个时代,凡是信得过的诚实的不灌酒的工作者,只有在知识分子和农民当中,也就是说在这两个极端当中,才找得到——此外就找不到了。

  ——契诃夫

  职业有如婚姻,久而久之,大家只觉得它有敝无利。

  ——巴尔扎克

  孩子们被送进了学校,至少在当时,那总算是一个学校吧。柔弱的幼年一代每天在这里专心致志地苦干上十个钟头,从书本里学些他们所不懂的毫无用处的东西,依靠死记硬背,像鹦鹉学舌似的;因此受完了教育的成绩只有两点,一是永远的头疼,二是念书的本领——念起来流利得很,既不要停下来拼字,也不要换气。

  ——马克·吐温

  试想历史怎样在全世界重演,就会感到惊奇。我记得,当我还是密西西比河畔一个小孩的时候,曾发生过类似的事。当地一个乡绅主张停办公立学校,并不会省下什么钱,因为每关闭一所学校,就得多修造一座监狱。这就像用狗尾巴做饲料来喂狗。狗永远肥不了。我看,支持学校比支持监狱强。

  ——马克·吐温

  两次暗害的教训却使他领悟了政治家最必需的美德,他懂得了:在事关重大的生死问题上,必须采用巧妙掩饰的手段,对秘密守口如瓶,这还远远不够,重要的是,事先不动声色,必要时可以对某件事佯装忘记三十年,……

  ——巴尔扎克

  大政治家也只是杂技表演者,一不当心,就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美好的建筑物倒塌。

  ——巴尔扎克

  人类中绝大多数人,不论是野蛮的或是文明的,在暗地里都是心地善良和畏畏缩缩地不敢叫人受苦的人,可是当着一小撮专事侵略和残酷无情的人面前,他们就不敢固执己见。

  ——马克吐温

  贫穷,不论是罪有应得还是命运不公,不论受穷的人是廉洁奉公还是人穷志短,别人见总要掩鼻而过。是的,贫穷的气味是不好闻的,就像一间位于楼房底层门窗通向狭窄不通风的天井的房间,就像不经常换洗的衣服那样一定会散发出污浊难闻的气味。你自己就老是嗅到它,好像你我自身就是一滩臭水。

  ——茨威格

  因为气候智力精力趣味和观察力的差别,人和人之间是永远谈不到有什么平等的。因为不平等才应该把自然法则当作确定不变的规律。但我们能使不平等变得不易觉察,正像我们把不平等视为雨或狗熊等寻常之物一样。这里,文化教养是起主要作用的。

  ——契诃夫

  在这里的病人,除在病历上有名字之外,已失去一切做人的权利;躺在床上的不过是个活的肉体,可供实验的东西……

  ——茨威格

  投机是抽象的买卖。它能叫你垄断一切,油水的影踪还没看见,你就先到嘴了。那是一个惊天动地的规划,样样都用如意算盘打扫的,反正是一套簇新的魔术。

  ——巴尔扎克

  预算不是一个钱柜,而是一个洒水器:它抽上来又洒出去的水越多,国家就越繁荣。

  ——巴尔扎克

  世上的大人先生们倘使都能够兴雷作电,那么天上的神明将永远得不到安静,因为每一个官僚末吏都要卖弄他的威风,让天空中充满了雷声。

  ——莎士比亚

  肉太贵,黄油太贵,一双鞋太贵。她克丽丝蒂娜呢,差不多连大气也不敢出,害怕空气是否也会太贵了。那些最起码的生活必需品似乎也被吓跑了,躲进囤积者的私窝,藏到哄抬物价者的巢穴里去了。

  ——茨威格

  诽谤在大家眼皮底下突然成形,逐渐扩大,不断发展。它扩展着自己的飞翔范围,一双巨大的翅膀扇起怒号的旋风,这旋风在隆隆的雷声中席卷一切,并把一切抛进它那不可抗拒的旋涡。直到最后,仿佛是出自天意,它变成了普遍的叫嚷,公开的喧嚣,憎恨与污辱的天下大合唱。谁又能抵挡这样可怕的台风。

  ——茨威格

  狼也罢,熊也罢,各种野兽也罢,我统统不怕,惟独怕人。野兽来了,你可以用枪支或者别的什么武器打死它,救出你自己,可是坏人来了,那就任什么解救的办法都使不上了。见着野兽可以开枪,可是你开枪打死一个强盗,你就要负责,那可就要发配到西伯利亚去了。

  ——契诃夫

  人类一向有这个独特之处:它保留了两套法则——一套私下的,一套真正的;一套公开的,一套矫揉造作的。

  ——马克吐温

  有两种基督教道德,一种是私德,一种是公德。这两种道德如此不同,如此不相干,以致彼此之间像大天使和政客一样毫无关系。一年中美国公民有三百六十三天恪守基督教公德,使国家的完美性质保持纯洁无瑕;然后,在余下的两天,他把基督教私德留在家里……竭尽全力去破坏和毁灭他整整一年的忠实而正当的工作。

  ——马克吐温

  你们卑鄙的人类就是这样——老是扯谎,老是自以为具有那些实在不具备的美德,却否认那些较高等动物具有它们(其实只有它们才具备)。野兽从来没有干过一桩残酷的事情——这是有道德的动物的专利。一只野兽叫旁的东西受痛苦是出于无意的,这就没什么不对,因为对它来说,根本就汉有“不对”的事情,它叫旁的东西受苦痛,并不是出于高兴——只有人才这么干。这就是受了人那种乱七八糟的道德心的鼓舞。

  ——马克吐温

  道德是一种获得——如同音乐,如同外国语,如同虔诚扑克和瘫痪——没有人生来就拥有道德。

  ——马克吐温

  一项法律,一项看不见的法律,它只能管到几块路牌之内,这几块路牌的那一边它就管不着了,这难道不是真的吗?

  ——茨威格

  道德对人的约束,要根据他所属社会阶层的不同而有所变化。阳光照耀各地情况不同,于是产生了我们赞叹不止的四季。同样,道德也使社会义务与每人的等级地位相吻合。士兵犯的小过失,如果出在将军身上,就是重大罪行。反之亦然。一个收获庄稼的农家姑娘,一个日赚十五个苏发女工,一个零售小商人的女儿,一个年轻的布尔乔亚女子,一个富商大户人家的女孩,一个贵族之家的年轻女继承人,一个德埃斯特家族的女儿,要遵守的戒律是各不相同的。

  ——巴尔扎克

  有教养的人不装模作样,他们不做无谓的奔忙。他们对诸如结交名人这类虚假的‘钻石’不感兴趣……他们嘲笑‘我是出版界的代表!’这种说法……

  ——契诃夫

  道德心的功能是叫人区别好坏,让人们随心所欲地挑选一样来做。可是从这里他可以得到些什么好处呢?他不断地挑选,而十有八九他倒宁可挑选坏的。世界上不应该有什么坏事情;没有了道德心,就不会再有什么坏事情。然而人是那么一种不懂道德的动物,他们没法看到:应是因为有了道德心,他们才落到生物的最底层去。谁具有了它,谁就堕落。

  ——马克吐温

  你杀死一个人,人家要将你送上断头台。可是只要你带着任何一种政府的信念去杀死五百人,人家却尊敬这种政治犯罪。

  ——巴尔扎克

  社会只拿小丑取乐,没有其他的要求,一转眼就把他们忘了;不比看到一个器局伟大的人,一定要他超凡入圣才肯向他下跪。各有各的规律:历久不磨的钻石不能有一点儿瑕疵,一时流行的出品不妨单薄,古怪,华而不实。

  ——巴尔扎克

  法律要跟一个伤心的人找多少麻烦,真是想像不到的。那简直要教人恨文明而觉得野蛮人的风俗可爱了。

  ——巴尔扎克

  我认为,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有道德,虽然我不喜欢问。我知道我有。但我宁可天天教别人道德,而不愿自己实践道德。“把道德交给别人去吧”,这是我的座右铭。把道德送完了。你就永远用不着了。

  ——马克吐温

  法律也是一样,因为从不施行的缘故,变成了毫无效力的东西,胆大妄为的人,可以把它姿意玩弄;正像婴孩殴打他的保姆一样,法纪完全荡然扫地了。

  ——莎士比亚

  社会上的深仇宿恨,不管是为了政治还是私事,不管在女人之间还是在男人之间,原因都不外乎被人拿住了赃证。物质的损失,面子的伤害都还能补救,甚至挨了巴掌也没什么大不了,惟独犯案的时候被人撞破是无法挽回的!罪犯和见证的决斗一定得拚个你死我活才罢休。

  ——巴尔扎克

  在没有证据形成意见的时候硬要造成一种意见,是没有意义的。倘使你造一个没有骨头的人,一眼看上去也许栩栩如生,可是软绵绵地站不起来;……证据是意见的骨头。

  ——马克吐温

  外交家——一个具备劝说天才的人,他能说服你心甘情愿地下地狱,并能使你跃跃欲试,巴不得立刻上路。

  ——安比尔斯

  人们厌烦了寂静,就希望来一场暴风雨;厌烦了规规矩矩气度庄严地坐着,就希望闹出点乱子来。

  ——契诃夫

  战争的发生往往是由于玩弄了危险的词句,由于刺激了民族的热情。

  ——茨威格

  如果没有可能得到大量的财宝,如果得到的只有失败,那么聪明人也决不会发动战争自己往里面栽。

  ——《五卷书》

  战争倒真的过去了,但贫困并没有结束。它不过是龟缩起来,被淹没在一大堆战后法令的密锣紧鼓声中,狡黠地悄悄躲进了那个由大把大把印油未干的钞票和公债券堆砌成的掩蔽所里罢了。所以很快它就又钻了出来,瞪着黑洞洞的眼睛,张开血盆大口,饿虎扑羊一般吞掉战争沟中劫余的一点点渣滓。

  ——茨威格

  这批战后长大的十七八岁的女孩虽然长得不好,却并不安分并不是耐心等着男人看中她们。她们追求吃喝玩乐,觉得这是她们权利,而且追求得异常强烈,似乎她们不光要享受自己的青春,还要代替那几十万葬身战乱的青年补享青春的欢乐。

  ——茨威格

  虽然我现在置身在这些战士们的中间,我并不愿做一个和平的敌人;我的意思不过暂时借可怖的战争为手段,强迫被无度的纵乐所糜烂的身心得到一些合理的节制,对那开始扼止我们生命活力的障碍做一番彻底的扫除。

  ——莎士比亚

  土地朋友还有金子:这三件东西都是战争的果实:如果连一件都没有希望的话,人们也就再也不会发动战争。

  ——《五卷书》

  我们决不让我们的国土用她子女的血涂染她的嘴唇;我们决不让战壕毁坏她的田野,决不让战马的铁蹄蹂躏她的花草。

  ——莎士比亚

  世上的暴君,若准备打一场战争,不到万事俱备,总是要侈谈和平的。

  ——茨威格
社会篇2 | 社会篇4
© 简体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