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故事 >> 名人名言 >> 收藏 | 社会篇1 | 社会篇3
社会篇2
  任何职业都不简单,如果只是一般地完成任务当然不太困难,但要真正事业有所成就,给社会作出贡献,就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搞各行各业都需要树雄心大志,有了志气,才会随时提高标准来要求自己。

  ——谢觉哉

  勇气有许多种,但一等功勋应该留给那些举世无双的人们,他们单枪匹马,敢于面对整个社会,在最高法庭进行了宣判,而且整个社会都认为审判是合法公正的时候,敢于大声疾呼正义。

  ——房龙

  冒险是历史富有生命力的元素,无论是对个人还是社会。

  ——威谦·博利多

  肥皂一经使用,便会逐渐溶化,甚至消失殆尽,但在这之间,却能使被洗物尽涤肮脏。如果有在水中不溶化的肥皂,才是无用处的东西。不知自我牺牲,以裨益社会,而只知吝惜一己之力的人,则宛如不会溶化的肥皂。

  ——华纳梅格

  强制的社会制度不会是永存的。

  ——托尔斯泰传

  社会的狂飙奔跑着,以袭击的步伐推翻墙壁,……唤醒在人们心里的精灵。

  ——罗曼·罗兰

  书籍把我们引入最美好的社会,使我们认识各个时代的伟大智者。

  ——史美尔斯

  书籍能引导我们进入高尚的社会,并结识各个时代的最伟大人物。

  ——斯迈尔斯

  社会荣誉源自物质占有,而有时它又更像是获得这种占有的跳板。

  ——弗兰克·帕金

  虚荣心首先以社会为对象,名誉心则首先以自身为对象。与虚荣心针对社会相反,名誉心是对自身品格的认识。

  ——三木清

  一个人光溜溜地到这个世界来,最后光溜溜地离开这个世界而去,彻底想起来,名利都是身外之物,只有尽一个人的心力,使社会上的人更多得到他工作的裨益,才是人生最愉快的事情。

  ——邹韬奋

  一个人所能做的就是做出好榜样,要有勇气在风言风语的社会中坚定地高举伦理的信念。

  ——爱因斯坦

  一个人要开化一个最闭塞的地方,有了钱还不行,他还得有知识;而且知识,正直,爱国心,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把个人的利益丢掉,献身于一种社会的理想,那也是白费。

  ——巴尔扎克

  人总是要犯错误、受挫折、伤脑筋的,不过决不能停滞不前;应该完成的任务,即使为它牺牲生命,也要完成。社会之河的圣水就是因为被一股永不停滞的激流推动向前才得以保持洁净。这意味着河岸偶尔也会被冲垮,短时间造成损失,可是如果怕河堤溃决,便设法永远堵死这股激流,那只会招致停滞和死亡。

  ——泰戈尔

  ……只有彻底的行动,才是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周围社会的唯一途径。

  ——德田虎雄

  我们一来到世间,社会就会在我们面前树起了一个巨大的问号,你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我从来不把安逸和享乐看作是生活目的本身。

  ——爱因斯坦

  她们把自己恋爱作为终极目标,有了爱人便什么都不要了,对社会作不了贡献,人生价值最少。

  ——向警予

  人生价值的大小是以人们对社会贡献的大小而制定。

  ——向警予

  我的生命属于整个社会;在我有生之年,尽我力所能及为整个社会工作,这就是我的特殊的荣幸。

  ——萧伯纳

  我绝不悲观。我要争取多活。我要为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息。

  ——巴金

  有理想充满社会利益的,具有明确目的的生活是世界上最美好和最有意义的生活。

  ——加里宁

  去生活,不管怎样,不管什么地方!……睁开眼睛,瞧文明席卷而去的一切:好的坏的意想不到的不可想象的!兴许此后你才能对人对社会对自己说出点见解!。

  ——杜伽尔

  活着就要做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张海迪

  年少风流自然有人趋奉,上流社会从自私出发,也愿意照顾他们喜欢的人,好比看到乞丐,因为能引起他们同情,给他们一些刺激,而乐于施舍;可是许多大孩子受惯了奉承照顾,高兴非凡,只知道享受而不去利用。他们误解应酬交际的意义和动机,以为永远能看到虚假的笑容;想不到日后头发秃了,光彩褪尽,一无所有,既没有价值也没有产业的时候,被上流社会当作年老色衰的交际花和破烂的衣服一般,挡在客厅外面,扔在墙角下。

  ——巴尔扎克

  对我来说,在享受人生的乐趣方面,有钱和没钱的差别是微乎其微的。在我这一种人看来,金钱就是安全和避免小苛政的工具:假使社会能给予我这两件东西,我将要将我的钱抛到窗外去,因为保管金钱是很麻烦的事情,而且又吸引寄生虫,并且招来人们的忌恨。

  ——萧伯纳

  他跟一切懦弱的人一样。受了社会的白眼不敢说出来。慢慢的他学会了把感情压在胸中,把自己的心当做一个避难所。好多浅薄的人,管这个现象叫做自私自利。孤独的人与自私的人确很相象,使一般说长道短之辈毁谤好人的话,显得凿凿有据。

  ——巴尔扎克

  只有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的人,才把钱看得天那样的大,一个不事生产只会消费的家伙,不啻是社会的蟊贼。

  ——巴尔扎克

  决定经济向前发展的并不是财富强,他们只决定媒体、报纸、电视的头条,真正在GDP中占百分比最大的还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创新的中小企业;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也不是少数几个明星式的CEO,而是更多默默工作着的人,这些人也同样是名不见经传,甚至文化程度教育背景都不高,这些人中,有经理人、企业家,还有创业者。

  ——彼得·德鲁克

  目前,在我们的社会生活里,盛行着两种对待女人的态度。有些人测量女人的颅骨,打算证明女人比男人低下。他们寻找女人的缺点,以便嘲笑她们,在她们眼里显出男人高明,为男人的兽性辩护。另一些人却竭尽全力把女人提高到自己的水平上来,也就是逼她们背诵三万五千种昆虫,照男人所说和所写的那样说些和写些蠢话。

  ——契诃夫

  结婚——这是一种社会团体,由一个老板一个老板娘和两个奴隶组成,四者合而为二。

  ——安比尔斯

  女人一般都喜欢注意眼前的生活。在没有结婚之前,她一心想赢得你。结婚之后,你只是她生活中的许多因素之一。在某种意义上说,你的重要性只占第二位,因为她已经占有了你,而其它的一切却在变动——孩子们家庭生活新衣服社会关系。

  ——赫尔曼沃克

  文明被建立,又被打倒,宛如保龄球场中的木瓶。

  ——社会警语

  谁是压迫者?是少数人,是国王资本家一小撮工头和监工。谁是被压迫者?是多数人,是地球上各个民族,是有用的人,是工人,是做面包供两手白嫩和游手好闲者享用的人。为什么利益分配普遍不均反而成为公理?因为法律和宪法作出了规定。换句话说,如果法律和宪法彻底改变,规定应该更平均地分配利益,这就必须被认作公理。也就是说,在政治社会里,强权决定公理,强权可以任意捏造——和取消公理。

  ——马克·吐温

  由一小部分人来确定什么是公理,什么不是公理,这样的权力是真实抑或虚假的呢?在今天以前,它是真实的,但从今以后,它在我国将永远化为陈迹。因为比任何一个国王都要强大的一种力量,已经在世界上的这块惟一真正献身于自由的土地上崛起。凡是有眼睛的都能看见,凡是有耳朵的都能听见:旗帜在飘扬,大军在前进。尽管有人会吹毛求疵,有人会嘲笑唠叨,但是对不起他仍将登上王位,他仍将举起王笏;饥肠辘辘的人将得到的是面包,衣不蔽体的人将得到衣服,绝望的眼睛将闪出希望的光芒,骗子贵族将要灭亡,名正言顺的主宰将要登位。

  ——马克·吐温

  永恒的进步从每一种制度那里所接受的仅仅是合乎需要的部分,而将限制自己的都抛弃掉,就像我们扔掉水果皮一样。

  ——茨威格

  在我们这样自由制度的国家,任何人只要高兴,只要肯花钱,就能自己毒害自己。

  ——马克·吐温

  无数种野物的和人类的宗教,各种各样想得出来的政治体制,从老虎到家猫,每一伙都以为自己的宗教是惟一正确的,自己的政治体制是惟一明智的,各自蔑视其他的一切,其实个个都是笨蛋,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个个都想着自己至高无上,以此自豪,个个都完全相信自己是上帝的宠儿,个个都有十足的信心,祈求上帝在战争的时候当统帅,他看到上帝转到敌人一方去了,就大吃一惊,但是照例都能谅解。仍然予以赞美。

  ——马克·吐温

  那些没事干的所谓“统治阶级”,长久没有战争就活不下去;要没有战争,他们就觉得无聊,闲散得不耐烦,使得他们生气。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生在世上,只得拼命地互相咬嚼,不给对方留余地地恶口相加。

  ——契诃夫

  有一个聪明的人,就有一千个糊涂虫,有一句至理名言,就有一千句蠢话;这个千数压倒了一数,就是都市和农村进步迟缓的原因。

  ——契诃夫

  在巴黎,阶沿上有耳朵,门上有嘴巴,窗上有眼睛;最危险的莫过于在大门口讲话。彼此临走说的最后几句,好比信上的附笔,所泄漏的秘密对听到的人跟说的人一样危险。

  ——巴尔扎克

  美国除了国会而外,并没有本国的彰明较著的罪恶集团,这大概是有许多事实和数字可以证明的。

  ——马克·吐温

  哲学家不懂政治家的话,经济家不懂哲学家的话,而他们谁也不懂政治家的话。

  ——斯特林堡

  什么是“真正的”文明?没有人能解开这个谜,尽管都做出过努力。假定我们先弄清什么不是真正的文明,然后把这部分从总数中除去,把剩下的部分称作“真正的”文明……任何一种制度,若有以下情况即不是真正的文明:人奴役人,专制政府不平等名目繁多且残酷的刑罚几乎普遍的迷信愚昧肮脏和贫穷;反之,没有上述情况的制度就是真正的文明。

  ——马克吐温

  尽管……说得天花乱坠,娓娓动听,但协定的双方都很清楚。他们的誓约并不高尚,这种誓约就像猫头鹰或蝙蝠一样见不得阳光。

  ——茨威格

  你看,我所说的这种忠诚,是对于我们国家的忠诚,而不是对于它的制度和官员们的忠诚。国家才是最重要的最实在最永远的东西。国家才是应该注意维护和亲切关怀的人人都要为它效忠;制度是外表的东西,只不过是像衣着一般。衣服是可以穿破的,会成为一些破布片,穿在身上会不舒服,也不能给身体保暖或防止疾病和死亡……公民如果认为他看的国家的政治外衣已经穿破了,而又保持沉默,不去宣传改换一套新装,那他就是不忠。

  ——马克·吐温

  用恩德取得人心里活生生的感戴,比用哑然无声的铭志受风雨浸蚀,和众人嫉妒的凯旋门华表纪念碑,价值高得多。

  ——拉伯雷

  只要让我创造一个国家的迷信,我就不管归谁给他制定法律,也不管归谁给它编歌曲了。

  ——马克吐温

  一滴油不可能平息波涛汹涌的大海;一个针尖般大小的国家不可能让那些比她大千倍的国家永远俯首称臣。

  ——茨威格

  一个国家居然会眼看着挨饿受冻的女人为了偷过两角六分钱的咸肉或是破衣服而被处绞刑,孩子们被迫离开他们的母亲,男人们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属,他们只是为了类似的小小过失,就被流放到天涯海角,服长斯的徒刑——我们不得不想念对于这样一个国家,“文明”这两个字是不大适用的。

  ——马克·吐温

  一个人如果老是居高临下地俯视世界,只是从皇帝的宝座人象牙塔的高处或从权力的顶峰俯视世界,那他只能看到阿谀奉承之徒的笑容和他们的危险的驯服。

  ——茨威格

  金钱真正是人间一切下流行为的渊薮。有了钱,那些最黑暗的勾当的沉渣往往都会在国家生活的表面浮起,并支配整个国家的命运。

  ——米左琴科

  邪说和谬见的崩溃造成了光明。我们这般人推翻了旧世界,旧世界就好像一只苦难的瓶,一旦翻倒在人类的头上,就成了一把欢乐的壶。

  ——雨果

  文明被建立又被批倒,宛如保龄球场中的木瓶。

  ——桑德堡

  俄日的专制君主掌握权力比全世界其他任何人都大,但是他却不能制止人家打喷嚏。

  ——马克·吐温

  有一个哲学家说,如果邮差知道他们的邮袋里装着多少愚蠢庸俗荒唐的废话,他们就不会跑得那么快,而且一定会要求加薪,这是实话。

  ——契诃夫

  一种教条一旦控制了国家机关,国家就会成为镇压的工具,并迅即建立恐怖统治。任何言论,只要是向无限权力挑战的,都必须予以镇压,还要扼住那持异议的言者和作者的脖子。

  ——茨威格

  每当我看见有人在训斥一匹马,我就希望自己能懂马的语言,那样我就能悄悄地对马说:“你这个傻瓜,你才是这儿的主人,难道你不知道吗?撒开四蹄飞奔吧!”各个时代的劳工大众都犹如这匹马——他们曾经是马;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位精明能干的领袖把他们的力量组织起来,并告诉他们怎样使用自己的力量,那样他们就可成为主人。

  ——马克·吐温

  正是这种民族主义强迫民族和民族之间相互疏远。它们很像森林中的树要,都想傲然独立,但在地下深处,它们的根却盘结交错,在地面上空,它们的枝叶却相互依偎。

  ——茨威格

  检查建筑工和完毕之后,那些受到贿赂的委员们兴高采烈地在午餐中大吃大喝,那简直像追悼他们已经丧失了的名誉的会餐。

  ——契诃夫

  大人物可以戏侮圣贤,显露他们们的才华,可是在平常人就是亵渎不敬。将官嘴里一句一时气愤的话,在兵士嘴里却是大逆不道。当权的人虽然也像平常人一样有错误,可是他却可以凭仗他的权力,把自己的过失轻轻忽略过去。

  ——莎士比亚

  近年来舞台艺术走下坡路了。这是什么缘故呢?这是因为它落在卑鄙的贪财汉手里了,他们是些可鄙的专门抓钱的奴仆,艺术的刽子手,天生只会在艺术之宫里爬来爬去,不配当头脑,一点不假!

  ——契诃夫

  别墅生活是魔鬼和女人想出来的花样。魔鬼干这种事是出于恶毒,女人呢,出于极端的轻浮。求上帝怜恤吧,这不是生活而是苦役,地狱!眼下又闷又热,呼吸都困难,可是你从这个地方奔波到那个地方,像个游魂似的,怎么也找不着一个安身之处。

  ——契诃夫

  公众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又聪明又愚蠢,又和善又残酷——这要依当时的心情而定。它永远是一群羊,需要好牧人看羊狗;牧人和狗把它领到那儿去,它就永远跟着走。

  ——契诃夫

  我了解你们的种族。它是由绵羊组成的。他们给少数人统治着,很少或者从来没有给多数人统治过。他们压抑了自己的感情和信仰,跟随着一小撮拼命喊叫的人。有时候那喊叫的人是对的,有时候是错的;可是那没关系,大伙儿总是因为你们永远并且始终是少数人的奴隶。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在那里大多数的为心坎里是忠于任何这种制度的。

  ——马克吐温

  “各种知识一直是和平共存的”,“解剖学也好,文学也好,都有同样的显赫出身,同样的目的和同样的敌人……它们根本没有必要吵架,在它们之间不存在自下而上竞争。”

  ——契诃夫

  权力金钱戏说恳求迫害——这些东西可以一世纪一世纪地起来反对那座欺诈的巨型石柱,把它推开一点,削弱一点,可是只有大笑才能一口气把它吹成碎片,吹得稀巴烂。大笑的力量无敌。

  ——马克吐温

  某俱乐部,只因为全体会员心绪欠佳,致使一个很体面的人落选,这样,他的前途就完了。

  ——契诃夫

  托尔斯泰的思想也许是最高尚的哲学,最伟大的利他主义,不过这种思想对生活来说却不适用。有成千累万的事例表明人们必须用侮辱来回报侮辱,不能不这样回报。到处都得有为个人的神圣权利的奋斗;如果不要这种奋斗,那就是不道德。

  ——契诃夫

  已经长大了的孩子们,在饭桌上谈论宗教,对于禁食和僧侣听惯了只是笑嘻嘻地微笑着;到末了,她竟突然对他们说,他们说服了她,她和他们已经意见一致了。孩子们反倒感到尴尬:他们很难想象,他们没有了宗教的母亲,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契诃夫

  凡是对别人的痛苦有职务上业务上,关系的人,例如法官警官医生等,时侯一长,习惯成自然,就会变得麻木不仁,即使有心,也不能对诉讼人采取敷衍以外的态度。

  ——契诃夫
社会篇1 | 社会篇3
© 简体字